Tanuki様

现在只想做一个高等游民。

【いずあん】(番外)明日晴れるかな

Yukisawa:

❀泉↔杏 「Deadlock」番外 前文♥♥♥♥♥♥


❀一定有OOC  一定有


❀大量私设 时间顺序错乱 编了无数个故事的堆砌 以及无脑发糖 写出来的没他们一半好


❀感谢阅读


“小濑你啊,也像是哪部悲剧的主人公一样。”MV拍摄的间隙,凛月靠着休息用的沙发,半阖着眼,有意无意地说。“纯粹又倔强,认真得过分责任感也强。拼命背负着不完全属于你的使命,明明比谁都温柔却偏偏说话不好听。”


“哈?说的这么恶心,我可不认识这种人。”泉皱了皱眉,拧开桌上的矿泉水喝了两口,“倒是くまくん不打起精神来工作的话我们的新专可就要变成悲剧了啊?”


“诶,我已经很努力了…虽然我可做不到像小濑那样百分之两百的努力。”凛月伸出手指,划过泉额角用化妆颜料涂出的血迹,在指尖捻了捻,“只是有感而发罢了。就当是老爷爷睡前的胡言乱语吧,这么多年了小濑还真是一点也没变。”


 


新专辑主打歌之一的主题是拯救,MV讲述的是新世代的骑士们为了守护被毁灭的未来世界里仅存的一朵花,历经千辛将它保护在唯一的净土的故事。拍摄刚刚告一段落,负责人宣布中场休息,片场内维持得很好的秩序一下就被打破,原本穿过两行工作人员泉就能看到杏在后方低着头不知道在写着什么的身影,随着人员的走动又被淹没在人群里。


 


凛月没再说话,像是又睡过去了。泉不明白他刚刚话里的意思,也不想深究。他抬头看到杏在不远处整理着道具,一边肩膀扛着几把剑,另一只手拎着一只大木箱,背影清瘦却腰背笔直。高中的时候泉注意到她偶尔有微微的驼背,不知道实在是累了还是她不自觉的习惯。像是被模特的职业素养或者芭蕾舞者的专业素质驱使,泉这时会忍不住上前扳过她的肩膀,稍稍用力拍她的背。“站直了,累了就坐下,站得歪歪扭扭的很碍眼啊?”何况也不利于健康。


渐渐地这就成了一种默契,有次泉看到Trickstar橙色头发的男孩在演出结束后突然从后方搭上杏的肩,条件反射般地,杏一下子挺直了背。泉注意到了,无意识地露出了满意的微笑。这是只属于他的条件反射。


而现在她不需要他的提醒也能够好好地挺直腰背了。


 


 


 


得知杏来到他们的事务所工作是在一年多前,作为他的助理的女生把手机屏幕伸到他眼前。“瀬名さん认识这个女生吗?说也是梦之咲毕业的来着。”屏幕上的照片里是两个女生的自拍,在助理身边浅浅地笑着的不是杏还能是谁,她的头发比高中那会儿长了些,比出v手势的手上还拿着笔。


她的脸色也太差了,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泉叹了一口气,反而吓到了助理,“啊抱歉瀬名さん,梦之咲毕业的学生那么多肯定不会每个都认识吧……”


“不,是我认识的人。”


“真的?之前好像也没有听这个孩子说过,原来真的是瀬名さん你们的熟人呀。”


后来助理说了些什么泉没听,他盯着对方递过来的手机看了很久,试图从照片上人的面容里看出些什么。她还是不喜欢化妆,除了脖子上的项链没有佩戴其他首饰,头发也只是简单地披着,手腕上箍着的橡皮筋应该是为了方便工作的时候把头发扎起来。她的黑眼圈即使在稍有美颜效果的自拍相机里还是藏不住,笑起来的样子还是和原来一样。


他想起来,自己和杏似乎是没有正式的合影的。


 


 


毕业式那天的梦之咲,气氛总归是有些微妙的。队里的末子抱着夸张的花束给泉和Leo一人塞了一捧,岚试图打趣说这花快赶上演出的祝花了,可末子的表情完全没有因为他的话轻松起来,眉眼嘴角都耷拉着。


“小濑你们干脆也像我一样留级好了,你看ス~ちゃん都要哭了。”


“才不要!”


 


毕业典礼上泉还看到了杏站在远方,可结束后就没再见到她。他听到其他组合的人说想要和她一起合影但是也没有找到她的样子,于是找了个理由一个人离开了。


就当是毕业前再看看梦之咲吧。


他去了隔音练习室也去了Knights常驻的摄影棚,甚至去了小卖部和屋顶花园,可是依旧都没有看到她。直到穿过走廊下了台阶,他看到了窗外图书馆墙角的阴影里蹲着的小小身影。


 


“躲在这里干嘛?大家现在都在找你呢,制作人小姐。”


听到他的声音,杏抬起头,连忙起身,抹眼角的动作已经尽可能快了但还是没有逃过泉的眼睛。


“濑名前辈……我想起有本书没来得及借,前辈们毕业之后学校就放假了吧,但是老师说我拿着果汁不能进图书室,所以得先在外面把果汁喝完……”


她的谎言轻而易举就能拆穿,虽然她的脚边确实放着一罐果汁,但本身在现在这个时间点来借书什么的就很奇怪。


“一定要在现在借不可的书?”


“嗯。”杏抿着嘴唇,似乎这样就能让眼眶里的泪慢一点流下来。


“至少……先去和大家打声招呼吧。”泉的语气不知不觉柔和了一些,“大家要走了啊,想和他们的制作人合影留念,这样的愿望满足一下也不是不行吧?”


杏低下头,捏着制服裙摆的手指关节已经泛白。


“我会去的。”


“嗯。”


“在那之前,”她抬起头,不再隐瞒自己的泪水。“我可以先向濑名前辈提一个任性的请求吗?”


“我倒想听听到底有多任性。”


 


“我想要前辈制服衬衣的第一颗纽扣。”


 


毕业的时候找心仪的人要走制服的第二颗纽扣似乎是中学女生间的传统,原因据说是因为第二颗纽扣的位置最靠近心脏,得到了第二颗纽扣就能得到对方的青睐。可是,


“为什么是第一颗?”


“为什么呢……你看,其他的纽扣不都好好地扣着吗,第一颗也没有起到作用,所以就算给了我也不会给濑名前辈添麻烦吧。”


因为嫌热,泉的确是从来不会扣衬衣的第一颗纽扣的。


只是这个理由让他感到心中钝钝的疼。他甚至想把所有纽扣全部送给她然后大声对她说“这种要求一点也不麻烦”,可是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劲扯掉了她想要的那颗纽扣放进她的手心。


 


“谢谢前辈,毕业恭喜。”


杏很快的跑远了,只留下泉愣在原地。


最终他能给她的,除了一枚纽扣,什么也没有。


 


那天从来只喝矿泉水的他把杏留下的果汁全部喝完了,冰凉的液体在他喉咙里甜的发腻。他不明白为什么这种化学试剂调兑出来的饮料这么受欢迎,只是大概喝了这种饮料,再喝纯净水就会感觉索然无味了吧。等他回到队员身边,却得知在那之后杏并没有回来,最终大家的合影里也没有她,五个人笑得和和气气,背景里的樱花也开的很好,他告诉自己什么都不缺。


 


 


“瀬名さん……”助理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记忆,他才意识到对方的手机还在自己手里,连忙松开手指。


“那个孩子的办公室就在这层楼,我去和她说一声让她过来打个招呼吧。”


泉还没来得及拒绝,那个女生很快地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拉着一个人进了门。


 


“杏。”


 


泉记得那个时候的自己有很多话想要问她,毕业典礼的时候为什么最后还是没有回来,为什么来了自己所在的事务所工作却从来没和他联系,却在看到她的笑容的一刻把所有的疑问都忘掉了。


“濑名前辈!”


她睁大了双眼,好像获得了天大的惊喜。


“我追上来了呢~”


 


泉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高中时为了准备最后一次大型的梦幻祭,Knights和其他几个组合去到海边合宿练习。一天清早按照泉的生物钟醒来的时候天还没完全亮,其他人还睡得很熟,于是他轻轻起身走到阳台。这时他碰见了杏。


杏一个人住在隔壁房间但是几个房间的阳台是通用的,她本来站在那边正看着远方,注意到动静回过头看到了泉,向他挥了挥手,小声说了一句濑名前辈早上好。泉回了一句早上好,走到了她身边。


“在看什么?”


“日出。”


顺着她的目光,泉看到了远处海平面上慢慢升起的太阳,光芒一寸一寸将海面照亮。


“我小的时候,家门前有一道很长很长的上坡,”那时泉听到杏这样说,“那个时候,我刚学会骑自行车,却怎么也骑不上那条坡,最终只能推着车走上去。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一天在我没注意到的时候,我终于能够完整地,骑到那道坡的尽头了。”


泉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个,只是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睛很亮,比映着朝阳的海面还要闪闪发光。


“那天我看到了无比漂亮的日出,大概只比今天的差一点点。以前推着自行车走上去花了太多时间,等到了终点太阳都已经完全升起了。”


“前辈们马上就要毕业了吧。日出不会因为我骑得太慢而等我,所以只有我再努力一点追上去吧~”


 


 


追上来了呢,杏。


 


 


MV的录制结束后,最终变成了泉和杏两个人一起往回走。最初明明是岚说着天气很好干脆走走路聊聊天,结果除了第一个就逃回车内的凛月,他也说着败给紫外线了叫了出租车。


“马上就到梅雨季节了吧,像现在这样的好天气就会变得很难得了。”杏倒是不介意的样子,还像是有些开心。


他记得那天两个人说了很多过去的事情,泉不想承认但自己确实是有些念旧,想忘的事情一件也忘不掉。他固执地把话题停留在杏到来之后的那一年,虽然这一年就足够他们说上很久。


“为什么我们毕业的那个时候,最后你还是没有过来?”最终泉还是问出了口。“你答应了我你会去到大家身边的吧?”


泉不知道自己是因为那个时候她最终还是逃开了,还是因为她明明答应了自己却没有兑现诺言而耿耿于怀。


“抱歉,濑名前辈,”虽然时隔太久的道歉无论对他们谁来说都失去了意义,“可能那个时候我还以为,只要不见最后一面,就不会分离吧。那个时候的我真的非常害怕,好像不知道见到的哪位就会是最后一面了。”


“我现在明白这样做是没有意义的了,而且那个时候我还没意识到,人分离是为了更好的重逢呀。”


没有谁不会变,是凛月错了。


泉知道在他心里,名为杏的重量一点一点地增加。


 


他想起多年前的情人节那天迟迟没有收到杏的巧克力,在他烦的不行几乎失去耐心想去质问她的时候却看到了在楼梯口徘徊的杏。她皱着眉头抱着一袋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在楼梯口转着圈,看到她发愁的样子泉一下就恢复了好心情。


他知道,其他人都收到了巧克力,这份礼物的主人只能是他。


一圈,两圈,三圈……他看着她烦恼着踱着步,是在想等下送给他巧克力时的说辞?还是准备如何面临他的指责?他数到第二十三圈过后她终于踏上了第一级台阶,泉就站在最后一级台阶等着她。她低着头猝不及防地撞上了他,抬起头看到是谁之后慌张地把袋子往他怀里一塞就跑了。


一句话也不说,所以你刚刚转着圈的时候在想什么啊?


杏大概以为她把字写在包装缎带反面的话就不会被看到吧,但是泉几乎是拆开包装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她写在那上面的小字。


“如果不是义理巧克力就好了。”


明明是特制的黑巧克力,却好像还是甜过了头。


 


他比他意识到的还要在意她。


 


 


平和友好的气氛在一家热闹的幼儿园前的路口戛然而止。


“好きです。”这句话确定无疑是杏说出来的,而不是路过的某个人还是别的音响效果或者他的错觉。


他总觉得自己和杏的关系已经成为一种微妙的对峙,无论是毕业前,还是工作后。泉知道自己在努力维持着那份平衡,或许杏也是。不偏向任何一方,比朋友多一点亲密比恋人多一点生疏,这样就足够舒适安全。过于亲密就会带来伤害,从拥有开始就在走向失去。


只是这份平衡终究会面临被打破的一天。而他还没做好准备。


         


在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回应的时候,面前的女生已经慌慌张张地作出无关紧要的解释。


“回去吧。”他打断她。


别说了,别说了。


即使是自我保护也好,不要再对自己说谎了。


 


 


和杏再次独处已经是一个月后,鸣上岚的电影上映了。这段时间一直是阴雨天,再也没有遇见那天和杏一起享用的好天气,也再也没有和杏单独说过话,所有交流都止于礼节的寒暄。


对于泉来说,有时候杏很好懂,有时候又很难。她对于一些事情迟钝得惊人,却对于另一些事情敏感又脆弱。


他知道了,她也在逃避,只为了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平衡。


         


一起看的那部电影抛开对于鸣上岚的感情因素只能评价为中等偏上,杏却投入得过分了,在旁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即使如此她也没忘记呛他,


“濑名前辈也不会懂吧,毕竟你没有暗恋过别人。”


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


“我以前,好像是喜欢过濑名前辈你的啊。不过都是以前的事了,早就忘记了。”


 说谎。


“我现在完全没有别的想法。”


说谎。


泉一直忍耐着的心情在她说到忘记的那一刻就已经失去了控制。他甚至听见脑中那根不存在的弦断掉的清脆声响,他很生气,无法抑制的生气。他气她又在欺骗自己,气她轻易的说出忘记,气她对她自己太过残忍,气她这么多年的小心翼翼。


可他何尝不是在逃避,害怕破碎的美好,担心拥有后的失去,用“哥哥”的身份伪装着不能说出口的珍惜,只为了维护那架天平的不偏不倚。


可是如果这样下去给两个人只能带来痛苦的话,为了那没有必要的安全感而存在的平衡还有什么意义呢?


没有意义的话就打破它好了。


 


 


那天将会发生的事情没有人能预料,准确来说每一天发生的每一件事几乎都无可预料,而这只是其中一件而已。


泉吻向她的时候杏如他所料并没有拒绝,反而几乎以同样的力度回吻了他。身体终究是比心理诚实,就像他的手指划过她的脊背时,她依旧不自觉地挺直了背,你以为自己已经忘记的条件反射,身体依旧还记得。


他抚摸到杏的小臂上一处细小的伤疤,他还记得那是高中时的一个大风天,为了之后演出立起的展板通通被风吹倒了。杏向来到的早,大概是她看到倒下的展板想都没想就上前想把它们扶起来,等泉到学校的时候看见她正吃力地抵住一块比她几乎高了一倍的展板。


那时泉赶紧上前帮她立起那块展板,然后搬来几块石头压在它的底座,把一切安排妥当后他注意到杏拼命捂住自己的胳膊,却也遮不住手指下的暗红的伤痕。


他立刻把她拉去了医务室,佐贺美老师替她消毒的时候她忍不住“嘶”地发出吃痛的声音,却硬是没有哭,还向他挤出了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没关系的,濑名前辈快去上课吧。”


“什么没关系啊,杏,”佐贺美老师皱着眉头严肃地说,“现在就去医院,我替你请假,这种伤说不好需要缝针。”


“可是学校的工作……”


“我送你去医院,工作的事情以后再说。”泉拿出车钥匙,“老师顺便把我的假也请了吧,反正上课的内容我之前已经自学过了。”


最后在医院进行简单的包扎后他们就回了学校,医生也建议她缝针,不过杏似乎是觉得之后拆线还需要抽时间来医院会耽误工作,就拒绝了。


她总是这样拼命,拼命到了一种残忍的地步。无论是对她自己而言还是对他而言,都太残忍了。


 


吻向杏的颈时泉注意到了那条项链,但直到褪去她的连衣裙时他才看清,项链的吊坠是他当年给她的那颗纽扣。它换了一个归属地,存在在杏的脖颈间同样的位置,感受着她的体温与呼吸。看吧,杏,你明明什么都没忘。


“我没有忘,一直都没有忘。我喜欢的人,是濑名前辈。”


 一直叫着前辈前辈的,不是说自己已经追上来了吗?好好地叫我的名字啊。


 


 


“泉。”


 


脆弱的天平不复存在,没有人再去衡量关系间精确到分毫的砝码。害怕失去不要放手就好,坦诚真心就不必揣度猜疑。这些道理早该明白,却最终还是花了很长时间。或许时间也是必要的解药的成分之一,就像是杏说的那条长长的上坡,没有人一开始就能一口气骑到顶端,但最终你总会到达你想去的目的地。


 


天气也变得明朗,没人会对好天气心烦。


“最近小濑心情很好。”凛月倒是一如既往的敏锐,“看来小濑主演的悲剧已经变成了喜剧了呢。皆大欢喜。”


“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悲剧啊,くまくん。”


泉打开手机,锁屏上的照片在暗处发着荧荧的光。


那是他和杏的第一张合影。


以后一定还会有更多张,填满没有她的毕业相册的空隙。


[End]


(写完之后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心情很沉重,下次一定写轻松的!!早恋!!)

 
评论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