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uki様

现在只想做一个高等游民。

鹤丸国永相关脑洞(乙女向注意)※TBC

息三:

1 鹤丸国永黑化向脑洞※血表现慎※R15

 
 

※脑洞来自@是君唐不是菌汤

※鹤丸国永OOC惨剧现场

※妒忌/屠刀/强制侵犯剧情注意

※第二人称

 
 

    

    这是……怎么了?

 
 

    刚从和其他审神者们的交谈会上归来的你,在进入本丸的那一瞬间瘫坐在地上。

    你无法形容眼前这般惨烈的景象,对从来都被刀剑们保护得滴水不漏的你而言,最血腥的事情也不过是给因为出阵而遍体鳞伤的刀剑男子们手入罢了。

 
 

    满目的血,超出了你所能够承受范围的血液四溅,甚至有些溅到了橼上、渗进了窗纸里。

    平常你一回来就会黏乎乎腻上来的短刀们,可靠又令人安心的打刀们,还有那些会拿你打趣的太刀们,和大太刀们——

    破坏,甚至是被破坏到无法维持丧付神的形态,一堆七零八碎的刀剑的碎片躺在血泊里,散发出铁器因为浸染液体而特有的铁锈味道。

 
 

    为什么?

    为什么!

    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张了张嘴,却发现无法发声。牙关因为情绪而剧烈地颤抖,你甚至觉得牙齿磕破了内唇,以至于满口都是腥甜。视线陡然模糊,眼泪一下子全流了下来,恐惧,绝望全部堵塞在心口腐烂。

 
 

    大家、大家都……

 
 

    “主上,你……怎么哭了呢?”

    突然鹤丸带点疑惑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还、还有人!

    还有人活着!

 
 

    你几乎是一下子跳起来,转过身不管不顾地扑进他的怀里,此时的你只想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

    感受到他身为刀剑而特有的微凉体温,巨大的安全感仿佛一下子在心中充实起来。肩膀因为思绪还沉浸在方才的恐惧中而不止地颤抖,你抽噎着向他诉说你方才的惊愕与绝望,只感觉一双手正慢慢地顺着你的背,轻轻地抚着。

    你忍不住由抽噎变成没无形象可言的大哭。一边哭一边呜咽着莫名其妙被破坏的刀剑的名字。

 
 

    那一下下的轻抚停止了。

 
 

    你疑惑地抬头,透过泪水看见他的表情,冷静到近乎冷酷。

    找不到丝毫失去同伴的悲痛。

 
 

    ……?!

    你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抬起颤抖不停的手推开他的怀抱,踉跄着,开始后退。

    他没有拦你。只是站着那里,周身气息却不复你曾感叹过的遗世独立。

 
 

    视线一点点变得开阔,方才因为过近的距离而无法看清的是——

    那个原本应是一片纯白的太刀,他的一身雪衣被凝固的血迹染成暗红的血色,斑驳的血迹像是在雪白中怒放的梅花。

 
 

    不、不……

    这不是真的……!!

 
 

    脑海里一拥而上的疯狂假设让你几乎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节,只能含着泪用近乎乞求的目光看向他。乞求他像平常那样露出笑容,金色的眼睛几乎是闪闪发亮的,兴高采烈地问你吃不吃惊——

 
 

    注意到你那临近崩溃的目光,他低低地笑起来。

    还是老样子的先是稍稍眯起眼,唇角仿佛天生带笑,轻轻一勾,金色的眼眸里便顿时流光满溢。

 
 

    你这次却颤抖着想要后退。腿因为一直发颤而无法动弹。

 
 

    “我的忍耐能力,比我想象中要低得多。”他一字一顿的剖白让你心惊肉跳,你无法得知那纯粹的金色中带着的阴霾究竟是何时沾染。

    “而现在,我……已经无法忍耐了。”

 
 

    这么说着,他靠近你,伸出手抚到你的脸上。与他浑身的血腥相反的是他的手指,非常非常的温柔,以一种称得上是爱怜的力度拭去你眼角的涟涟泪水。

    你忍不住侧过脸躲开他的触碰,肩膀不住地颤抖。

 
 

—TBC—

 
 

※今晚肝刀肝过头了…还有三分之二明天补充。

强制侵犯看情况写估计 毕竟写了鹤球就不是鹤球了

谢谢你把这个ooc产物看到这里

 
评论
热度(50)
  1. Tanuki様生抽酱油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