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uki様

现在只想做一个高等游民。

Atsuki-耍刀骑车肝舰中:

一期一振X女婶婶。有之前的一篇有联系。不如说就是后篇吧。。。

微量肉末。不如说就是本垒。振哥终于不再是魔法师。


五角星注意:这是迷之振哥,是我和阿红的脑洞振哥。应该不是本人是特技(喂!)


注意以上雷点。雷的话可以直接跳过,我有画分割线。


===========================


“要采购了呢…”

少女望着最新的账本,嘴里念念有词。

毕竟是养着一家子,资源消耗之大,是可以预想的。

不过这次需要的采购的并不是那些繁重的东西。而是零食点心。

茶点和甜点一向是本丸里最为重要的事物,对,有时候比正餐还要重要。

少女本身也是甜点爱好者,若是缺少甜点,第一个抗议的就是她自己。于是她自己担负起了购买这两样事物的工作。

列好了两家自己和短刀们一向爱吃的点心和莺丸等爷爷级别的刀比较喜欢搭配的茶点,少女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出门。

“主人?是要去哪里吗?”

一出门就撞见了身为近侍的一期一振。

自从上次在手入室发生的事情以来,已经过了三天。

期间因为正好碰上任务,自己都没有时间与对方好好的谈话。

好不容易直面面对了自己的感情,少女无论如何也想要说清楚一些。

这么想着的她暗暗地下定了决定。

“一期一振,能不能陪我一起去买东西?”

说实话,她不太敢在本丸里与对方太过亲密,特别是上次事情发生后鹤丸还特地提醒自己手入室门口谁都可能路过,害的自己后怕了两天。

不过若是出门在外,单独说的话,就能说个明白了。

“当然,请让我陪同吧!”

对方露着温柔的表情回应。

而少女不禁脸又一红。

需要购买的点心分了两家店。还稍微有些距离。

而且两家的点心都特别的美味,以至于排队的人多的可怕。

如果先排一家再去另一家恐怕就有点浪费时间了。

(还想有空余的时间和一期一振说话呢…)

少女这么想着,决定分头行事。

“主人,不然还是让我陪同吧!”

望着对方脸上的担忧,她摆了摆手,“不要紧的啦,不过买一个东西而已!”

“可是、”

少女又望了他一眼,低下了头,“买完之后我有话和你说。”

声音轻的不行,而对方好像还是听到了。

稍微沉默了一会,对方妥协了。

“…我明白了。”

“…那到时候就这里见。”

随后她望了望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重重地抱了一眼眼前的人,然后转头就跑。

“…主、”

平时一向稳重的一期一振仿佛是被惊吓过头,望着少女离开的背影怔了好一会。然后连耳框都红了。

“…真是狡猾的人呢。”他低喃了一声,拿着少女交给她的纸片前往了另一个方向。

人好少!

少女不一会就已经将全部的点心买好了。

明明预计要排上好一会的,怎么这么快就买到了。

少女抱着几包点心回到了之前说好碰头的街上。

街上的人格外的多,少女选了一个人比较少的角落默默地站着。

(反、反正还早,让我来想想过会说什么吧、)

之前还胆大的准备说个清楚的少女,在脑海里模拟场景时又发现自己憋不出一个字。

(该、该怎么说!)

正在少女满脑子混乱的时候,一只手拍上了少女的肩膀。

少女略有惊异得回头,“一期,你也买、”

然而转头望去,自己身后的人却并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青年。

那完全是一个陌生的男性。

对方脸上也带着温和的笑容,“请问你在等人吗?”

少女点了点头,想与对方拉开些距离,而那个人却注意到了少女的疏远再次靠了过来。

“我第一次见到你这么可爱的女孩,我可以和你说一会话吗?”

少女并不理解对方是什么意思,但她不愿意靠对方太近。

她再往后退了几步,礼貌地摆了摆手,“对不起,我在等人。”

结果,对方竟然一把抓住了少女的手臂,将她拉近了自己。

“就一会,怎么样?我们去喝茶吧?”

少女另一只手抱紧了怀里的点心,用力甩了甩被抓住的手臂,果然无法挣脱。

对方见她挣扎,更加抓的用力了一些。

“痛、”她轻呼了一声。

而对方却笑了一声,“和我去喝茶吧?”

(怎、怎么办?)

自己身在地方并没有几个人路过。好像也找不到人可以帮忙。

(必须、想个办法)

“呐?想好了好吗?”

对方的声音显得有些不耐烦。

少女着急忙慌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对方终于松开了手,却一把搂住了少女的肩膀,亲密地将她搂在怀里。

少女全身一颤,立即想要挣扎,却根本无法挣脱。

(怎、怎么办、一期、)

突然间一只手将自己从陌生男人的怀里扯了出来。

少女还来不及有所反应,就被这股力量扯到了背后。

“请不要用你的手来触碰她。”

少女顿时松了一口气,双手紧紧的抓住一期一振的衣服。

那个人随后好像想要说什么,却被一期一振吓跑了。少女躲在他的背后,看不清楚究竟怎么回事,但总之就是明白过来,那个人不会再纠缠了。

正在少女暗自松气的时候,这回换成一期一振拽着自己的手臂了。

被拉进了一个无人的小巷子,一期一振表情严肃的看着自己,一言不发。

少女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子,总之先开口道歉。

“对、对不起。”

而对方依然沉默着。

少女再迟钝也大概明白了,他在生气。

“我、错了。”

一向温和的人生起气来相当的可怕,少女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我、我下次不会再这样了!”

在少女连续的道歉之后,一期一振才缓缓开口。

“……是吗?是怎样呢?”

“诶、就是……”少女开始吞吞吐吐了起来,无论怎样也说不清楚。

“您果然对任何人都没有戒备之心。”

对方不断地靠近着她,她最终被迫贴在了墙壁上。

“我、我有拒绝他!”

少女挣扎地回了一句。

只是可惜对方没有因为她这句反驳的言语而原谅她。

“即使您身为审神者,但也同样是女性、”

少女颤抖了一下,低下了头。

一期一振停下了责备的话语,松开了拉扯着她的手。

“十分抱歉,我太苛责于您了。这并不是您的过错。”

的确,少女虽然是站在了人稍微有些少的地方,但那也算是中心地区。

无论怎么想还是那个搭讪的男人的过错。

而一向冷静地一期一振竟然也会迁怒。

男人的嫉妒的确是难看呐!

想起鹤丸曾经说的话,一期一振心里讽刺了一下自己。

而少女却一下抓住了他的衣服,“不是的!对不起!我只喜欢一期而已,却、啊!”

少女一时激动,想要解释的话语分明在脑海中的时候还不是这句的,而到嘴巴之后就突然变成了莫名其妙的、告白。

瞬间,周围的气氛发生了剧烈的改变。

少女满脸通红的用力摆手,口中的话语语不成句,“不是、我不是想说这个、诶、我!”

她抬头想要解释,结果想要解释的话又再次哽在了喉咙口。

她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望着眼前的场景。

那个,一期一振,竟然红着脸僵硬了。

“一、一期、”少女扯了扯对方的袖子。

因为她的拉扯,对方才缓缓反应过来。

他立即撇过了脸,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表情。

“一期?”少女用力扯了扯他的手臂,可惜并没有能扯开。

“…十分抱歉,请先不要看我。”

“…为什么?”

虽说,他对于少女的感情已经知晓,但这份感情被少女亲口说出来,竟然能带给自己如此巨大的冲击。

(实在,太难堪了。)

即使如此想着,自己心中的喜悦却无法停止。

人类的爱情,竟然是如此美好的事物。

“……十分抱歉。我可以做一下失礼的事情吗?”

“诶?”

虽然好像他是在询问少女的意见,但根本还没有得到她的回应,一期一振就已经靠了上去,含住了少女的嘴唇。

“一、”连对方的名字还没有来得及呼喊出来,自己已经被对方堵住了嘴。

(这里是外面!)少女心中拼命的呐喊。

最后却认输般地环上了对方的脖颈。

与那天一样,略有些激烈的亲吻。只是这次,少女并不如上次一样被动,反而慢慢地有所回应。

她学着对方的动作,舌尖与他交缠,吸取对方口腔中的空气。

对方紧紧地环住她的腰,更加用力地吮吸着舌尖,搅动着少女的口腔。

少女艰难地呼吸着,逐渐也没有力气与对方纠缠,结果就完全变成了他一个人的进攻。

直到少女差点摔到地上,他才离开了自己。

少女红着脸,紧紧拽着对方的手,生怕自己摔下去。

双腿已经发软地打颤了。

湿润的空气在彼此之间蔓延。除了少女的喘气声,周围一片寂静。

过了一会,他的声音再次响起。


“……他是不是拉了您的手臂?”

“诶?”少女大概是没想到话题竟然能转变的如此迅速。

还没有等到少女的回应,一期一振就擅自卷起了少女的袖子。

手臂上果然有一道红色的痕迹。

(原来说的是刚才那个、)

“没事的!完全不痛哦!”

少女笑着摆了摆手,自认为对方大约是关心自己是否受伤。

事实证明少女是自作多情。

再证明,无论那个男人,都是小气的生物。

“……”对方一言不发,金色的双眸变的暗沉起来。

随后他的嘴唇,贴在了她的肌肤上。

“!”她猛地一惊,热度迅速全部集中到了自己的脸上。

“等、”

然而一期一振并没有理会少女的反抗,自顾自地在那块略红的肌肤上吮吸出了更加鲜红的痕迹。

“等等!”少女的脸已经红的不行,心脏也跳的有些剧烈过头。

而阻止的话语好像根本没有能传达给对方。

一期一振充耳不闻地继续制造出另一块痕迹。

她只能用另一只空余的手捂住自己的嘴唇,生怕自己会发出奇怪的声音。

终于,手臂上原本那淡色的痕迹全部都被一期一振所制造出的鲜红代替了,他才停下了动作。

“对您做了过分失礼之事,十分抱歉。”

少女红着脸根本不知道怎么回应。

而脑袋陷入混乱的少女并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眼神还紧紧盯住了自己的肩膀。

——肩膀也,被那个男人触碰过了。

一期一振替少女整理好了袖子,将掉落在地上的点心袋子拿了起来。

“…回去吧、太晚的话大家恐怕要担心了。”

“嗯、嗯。”少女胡乱地点了点头。

一路无言,少女之前在脑海里计算好的话语一个字都没能说出来。

(说、说点什么!)

她努力地想了想发现自己完全不能想出什么有趣的话题。

(聊天的秘诀到底是……)

想了半天,少女才憋出了一个话题。

“一期一振、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并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呐。”

(结、结束了?)

少女欲哭无泪。

“不过,硬是要说的话,还是有想要得到的事物。”

少女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是什么?你很想要吗?”

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嗯、的确十分想要。”

少女好像一副终于找到了重点似的绽放了笑容,“是什么?我可以买的吗?什么都可以啊!告诉我吧?”

 

鹤丸平时不正经,远征起来还是格外的认真,家里的小判几本都是鹤丸一箱一箱拎回来的。自己也算是个有钱人。

想让喜欢的人开心,少女的想法就是这么的单纯。

“什么、都可以吗?”

一期一振声音略显低沉,眼中也透露出某种异样的神色。

而少女却完全没有注意到,还十分开心的点了点头,“是呀!一期一振明明是最晚来的,却每一次都能得到誉呢!所以你就当作是奖励!不要和我客气啊!”

“是吗、十分感谢。我会问您索取的。”对方也同她一样露出了笑容。

在夕阳的映照下,他唇边的微笑美的令少女无法移开双眼。

少女支支吾吾地应了一声,低着头慢慢地挪着步子。

到达本丸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不过幸好有一期一振的陪同,自己并没有被责怪。

而一期一振也没有对大家提起今天遭遇到的事情,这让少女不禁松了一口气。

不然鹤丸烛台都会像老妈子一样的。

舒舒服服地泡了一个澡,少女窝在被子里,回想起傍晚一期一振的微笑,脸又不禁红了起来。

(之前纠结了半个月的人到底是谁!)

少女心底把自己骂了一顿。阖上眼睛准备入眠。

“啪嗒”

门口传来一声声响。

少女猛地睁开眼睛望门口望去,果然有一个身影站在门口。

“主人、一期一振です。”

“怎么了吗?”

少女急急忙忙的爬起来,拉开了门。

只见对方挺直着站在自己的面前,脸上是一如既往温和的神情。

“是,其实有事想要与主人交谈,关于今天的话题。”

今天的?难道…

少女一下反应了过来,将门拉的更大一些,“进来吧!”

对方帮自己关上了门,“失礼了。”

然后端坐在了少女面前。

虽然有点疑惑为什么大半夜的跑来讨论之前的话题,但是出于对方是一期一振,少女无条件的全数相信对方。

“主人,关于今天所说的事情、”

“嗯!”

“我所想要得到的事物是您。”

“?”

面对少女明显的疑惑,一期一振露出了了然的神色。

随后、他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到了少女面前再次俯下身体,将少女推倒在了被子上。

面对眼前场景的突然改变,少女一时无法反应过来,她怔怔的看着自己眼前的人。

那双金色的双眸已经不同平时的明亮,在她看来、已经变的暗沉而又浑浊。

“主人,在这样的深夜,您将男性放入您的房间,您觉得这是什么行为呢?”

少女的脸被他说的一红,然后又迅速反应过来,“可、可是因为是你啊!”

结果因为少女的话,一期一振仿佛又被什么重击了一下僵硬了一会。

少女发现,对方的耳边都红了。

“…您真是个狡猾的人呐!”

许久,他才吐出一句话,伸手摸了摸少女的脸颊。

“那么,您现在明白了吗?我想要得到您。”

少女红着脸点了点头。

其实上一次在手入室里,如果不是鹤丸说不定就已经…

想到这里少女就害羞的想要头撞墙。

“十分感谢。一期一振在此起誓会一生守护您。”

少女本身就穿着宽松的睡衣,在对方的稍微的拉扯下就变的更加松垮。

不知道是什么力量驱使着少女,她颤抖着双手,伸向了对方的衣服。

而对方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的行为。

“一、一期?”

“……请不要这么做……”

他并没有就此松开少女的手,反而将她的手压在了另一边,让她无法动弹。

“我不想伤害您,请不要挑战我的自制力。”

自己的睡衣被整个拉了开来,对方靠近了自己的肩膀,炙热的气息喷散在自己的肌肤上。

随后,肩膀上的皮肤被他轻轻的啃咬着。

少女一点也想不通为什么对方突然盯着自己的肩膀,然后又恍然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

(竟、竟然还记着!)

一大块皮肤被啃的鲜红,少女也因为对方的动作,整张脸红的不行。

“…我并非您想象中的那样的人。”

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声音十分细微。

少女挣脱了他的手,将对方的外套几下扯了下来。

“……您、”

少女看出了对方有些无奈。

“我喜欢你。”

少女捧起了对方的脸,望入了对方的眼底。

“之前也挣扎了很久。之前逃避的人也是我。那么现在你想要逃避吗?”

他伸手覆在了少女的手上,露出了某种满足的笑容,“十分感谢。我也、对您怀有爱慕之心。”

胆怯,历史的阴影,欲望,他并非外表看起来这么温和谦顺。

即使如此,少女还是愿意接受全部的自己。

成为了人类的刀、吗…

“那么,就请主人有所觉悟吧。”

少女点了点头。

无论是少女还是一期一振,两个人对于情事都相当陌生,特别是她,只能愣愣地由对方动作。

湿润的舌尖从少女的肌肤上滑过,陌生地触感令她不禁有些恐惧地搂紧了自己身上的人。

“…主人、”

如同那天一般低沉的呼唤,让她心中一颤。

(是、一期一振的话,就不要紧。)

胸口的肌肤被对方用力地吮吸,少女差些惊喊出声,幸好她及时反英过来现在是深夜。

“…人的心所在之处…”

自己的胸口被一期一振印下了一个淡红色的痕迹。

少女感觉自己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的脸上都可以热的煎蛋了。

宽大的手掌覆上了自己的胸部,她害羞的缩了缩身体,却没有阻止。

“主人,我可以触碰您吗?”

明明已经在碰了。

少女在心底吐槽了一句,而面上却只是红着脸点了点头。

炙热的舌尖突然侵入了自己的嘴中,少女勉强地配合着对方的对方交缠舔舐,而胸口却又传来异样的快感,令她不禁瘫软了身体。

对方的大手缓缓地揉弄着自己的胸部,纤长的手指轻轻揉捏自己已经有些发红的乳尖。

少女被莫名的快感攻击地呼吸慌乱,几乎要喘不上气。

一期一振从她的口腔中退出,舌尖袭上了自己滚烫的耳框。

“不,要、”

明明已经没有对方唇舌的阻挠,可是依然感到自己呼吸困难的少女艰难地吐出两个字。

对方轻笑一下,根本没有理睬少女的拒绝。

“唔、”

细微的呻吟从少女的口中溢出,她立即意识到了自己发出了怎样的声音,即刻抬手捂住自己的嘴。

(好、好羞耻。)

眼角已经溢出泪水,身体也因为这陌生的感觉而不住的颤抖。

可对方并没有因为少女的反应而停止进攻。

舌尖从耳边移动到了少女的脖颈,随后在少女的锁骨上再次留下了痕迹。

少女紧紧地牢牢地遮掩着自己的嘴巴,不敢漏出一丝声音。

“主人、”

一期一振抱起了少女的身体,将少女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掰开了她紧捂在嘴上的双手。

少女的脸泛着红晕,眼角也被泪水沾湿。

“主人、请不要掩盖您的声音。”

“但、但是、好害羞啊、”

她断断续续地说着,紧紧地靠在对方身上,不愿让他看到自己难堪的表情。

“并没有那样的事情。”

他亲吻了一下少女的发梢,“十分可爱的声音。”

少女伸手环上了他的脖颈,然后主动地凑过去亲吻对方的唇角。

这大概已经是她能做出最为主动的事情了。

一期一振这次并没有因为少女主动的行为感到吃惊,只是感叹了一句“果然、您真是个狡猾的人呐!”

他摸了摸她的头发,搂紧了少女,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可能会有少许的疼痛。”

少女点了点头。即使是并没有任何经验,但这是如何一个过程她还是知道的。

对方有些冰凉的手抚上了她的大腿,她紧紧的抓着一期一振的衬衫,一动也不敢动。

“请别害怕。”

“只,只是有点紧张。”

不属于自己的物体缓缓地侵入了自己的身体,她努力地放松身体,对方的手指十分轻易地进入了内部,而这种陌生的感觉令她不禁呼喊出声。

“很难受吗?”

少女摇了摇头, 她攀住对方的肩膀,“没、没关系,我不要紧。可、可以进来、”

“唔、”

少女对自己说出的话好像没什么感受,反而一期一振撇开了脸。

“……所以说,请不要挑战我的自制力……”

他搂住少女的腰,缓缓地侵入了少女的体内。

“唔啊、”

少女难受地叫出声音。

炙热的、完全不同与手指的硬物缓缓地进入。

与其说是疼痛,不如说是因为这股热度才使她不禁呻吟出声。

“好热、”

她低声喃道。

“不、您的身体内部才更为炙热,仿佛要将我融、唔。”

少女红着脸喘着气捂住了对方的嘴,“你不要、唔呀!”

话语在中途突然转变了尖叫声,少女无力的靠在了对方身上。

“主人…”

明显一期一振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他搂紧少女的身体开始了缓慢的动作。

而逐渐熟悉了热度的少女并没有特别的不适、

不、与其说是不适、不如说、

“嗯、唔啊啊!”

明显加快的进入速度少女已经开始无法招架,她的眼中充盈着水雾,意识也模糊了起来。

全身的感觉神经仿佛都集中到了身下。

激烈的撞击,敏感的内壁被重重的摩擦,少女紧紧的抓着自己身上的人。

最后,那些声音也已经无法再抑制。

“嗯、一、期…”

自己根本就已经没有办法配合对方的动作了。异样的快感蔓延至全身,她大声地喘息着,但空气好像还是不太够用。

“嗯,我在这里。”

这个人的炽金的眼眸中也盈满了情欲。

少女从来没想到一期一振也会有这样的一面。

“呜呜呜呜、”

猛烈的冲击,她再也无法忍受这倾袭而来的快感,对方也紧紧搂住了自己的身体。

一声闷哼,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第一次,真正的结合。

“主人、”

“诶、等、”

少女猛地挣扎起来,因为对方突然将自己压倒在了被子上,而嘴唇再次覆了上来。

“等等!”

“?”

“结、结束了、”她发出微弱的抗议。

“但是,我记得是主人对我说,要什么可以,不用与您客气,不是吗?”

“那不是这个、意思!”

一期一振温柔地笑着埋在了她的肩膀上,轻声地说了一句,“所以说,主人下次千万不要对男人夸下海口呐。”


——完蛋了。

她这么想着,然后认输地闭上了双眼。



——

第二天少女将一期一振派去了24小时的远征,而对方露出了无奈的神色,没有一丝怨言的,只是回了一句请交给我吧!

然后少女无论怎样都硬不起心了,于是最后还是就让对方去跑个一个半小时的远征。

当起了短期近侍的鹤丸一副看不下去的样子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嘛啊,虽然早就预料到了结果。不过,你好自为之吧!”

“?”

这个笨蛋怎么可能逃得出一期一振的手心啊!

老妈子一号——鹤丸发出真心的感叹。


===========


不知道该说啥感想,之前和阿红两个人讨论了好多很色情的脑洞的。真的很色情。但真的要写发现完全不能写,振哥他无法真的这么色情。。。最后还是偏向了小清新。能憋出来我已经升天了。。。能入眼就太好了。。。起码振哥也不是童贞了。。


我要吼一句我爱振哥。


评论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