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uki様

现在只想做一个高等游民。

山姥切国広的暗坠

间宫爱花:

深夏,周日的下午。
太阳火辣辣的明晃晃的照着,阳光透过庭院和走廊旁的大树在院子里撒下一片树荫。

一位绑着白色辫子的可爱小男孩正蒙着眼睛面对着大树倒数着54321、

“主人~我要来找你了哦~!”略带稚嫩的声音呼来——
“啊啊啊要被看见了完蛋了完蛋了…”少女提着浴衣下摆急冲冲的在本丸外的走廊奔跑着。

“只是捉鬼游戏我干嘛这么认真啊!!算了先找他们房间躲一下好了。”我咬着嘴唇慌乱的巡视四周。

“有没有搞错啊!”我原地跺着脚看着那些紧锁着的房门。

“大白天的!一堆大男人睡个午觉关那么严实干嘛啦!我又不会把你们吃了!!”
我在院子里绝望的嚎叫。


正准备放弃乖乖等死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打开门的声音。

“…你在这里干嘛…”一个男声传来,听着好像不太高兴。

——原来是山姥切。

“主人——你在这里吗——?”走廊侧远远传来了五虎退呼喊的声音。
——不管了。
我无视了山姥切的询问,慌乱的从他手臂下面穿了过去窜进了他房间内。

“咦?主人呢?”门外的声音越来越近。

来不及了,房间内根本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完了。
就像是临死前的挣扎,我只好原地蹲了下来紧紧闭着眼睛。
……f**k…这不是掩耳盗铃吗!

“不管了看不见看不见…”我小声的嘀咕着。



身上好像被阴影笼罩住了
有什么东西搭在了我身上——

“请问你看见主上了吗~!”门口传开了五虎退可爱的声音。

之后,头顶上方便响起了男子的声音。
“她往那边去了。” 

通过语气,仿佛能够直接看见男子面无表情的脸一般。

“啊,那谢谢…”五虎退害羞的对山姥切说着。之后便听见他小步奔跑的声音。

————

直到声音越来越远,我终于松了口气抬起了头。


一瞬间,周围闷热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

鼻尖与鼻尖轻轻对碰着。

山姥切白色的斗篷搭在自己身上,就像是一个小空间,两人被笼罩在里面。

我睁大了眼睛。面前男子俊秀的脸庞距离自己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温热的呼吸拍打在我的脸上。
脸颊似乎有些微微发烫——


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我睁着眼睛看着他。

……山姥他居然用斗篷帮我藏起来,而且没有逃开。


———脚步声已经消失了很久。


“呃……那个…我可以出去了吗”我小心的问着。

面前的男子毫无反应,不知是在思考什么。
贴的好近——不敢大口呼吸

我屏着气把脸撇向旁边,悄悄用余光打量着他试图找出答案。

————————

——好像,从他来到自己身边已经有一年多了。

初来到的时候,这位男子戴着白色斗篷遮住了半张脸,只露出好看的下巴和坚挺的鼻尖,低着头用平静的有些低的声音不轻不重向自己介绍着,简简单单的只有一句

“……我叫山姥切国広,……是仿造品。”话语落到最后的词语的时候,他的声音压的更低了。
那时候的我还因为好奇大胆的蹲下侧着头偷看了一下他。

目光对视了——然后男子惊诧的微张着嘴看着我,下一秒就躲闪开。然后无视我转身出了门。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被讨厌了,后来青江才告诉我,那家伙是在害羞。

第二日下午,我抓住青江噼里啪啦问了一大堆关于新来到不久的金发男子的事。

青江告诉我,他其实不怎么善于表达,但是绝对没有恶意。

因为比较介意身份一事,所以性格有点自卑
还说,山姥切长得很好看。只是讨厌被夸漂亮,所以常常用斗篷遮住自己的脸。


我一直听青江说着关于他的事。

心里暗自下了决心要好好改造一下这个家伙。
不管怎么说,性格虽很别扭,但是也挺可爱的。
心里这样想着——


————但是自己搞砸了。

在某次出征归来后,看见了受伤的他。
因为自己的一时脑热和担心。冲他发了火,还说了不该说的话。
本来小心翼翼对待着,已经变得亲近的他又渐渐远离了。
虽然之后道了歉,但终归是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
只能更加谨慎
之后关于他的事也只能从青江口中得知。

——————

从那以后,是有多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单独与他相处过了呢。


大大的白色斗篷笼罩着两人。
阳光半透过斗篷落在他金色的发丝上,散发出柔和的光

秀气干净的容貌细细落入目中。
白净的肌肤,秀气的鼻尖,轻抿着的嘴唇……

略微有些混血的感觉,漂亮的不像话。

还有像天空的一样的眼睛——

而现在,自己正在被这双蓝色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注视着。

以前连视线扫过他都会往下拉住斗篷的山姥切,如今虽然不再躲闪自己的目光
但也未曾像今天这样大胆的与自己对视着。
周遭空气实在闷热。

“山姥切你..不害羞吗?”,有点怕打断难得的这份亲近,但又忍不住讶异的小声问着。

庭院外树上的蝉杂乱的鸣叫着————

面前的男子好似没有听到一般。

没有回答
他的眼睛慢慢闭上,然后向我靠近。

不可能发生的事正在进行着
唇瓣之间的触碰。

脑中一片空白

男子出乎意料的举动让少女惊慌失措。

反应过来之后侧头将嘴唇挪开,
天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结束这个亲吻。

————————

仿佛只是停顿了一瞬间,嘴唇就又被男子捕捉住。
像是玩着捉迷藏的游戏,少女的脑袋不停的向后躲着,而金发男子却不厌其烦的继续欺上,捕捉着少女躲开的双唇。

直到自己后脑勺碰到坚硬的墙壁
——没有地方躲了

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臂撑在了墙上,如同牢笼般困住
嘴唇被男子轻啄着,探出舌尖,描画着唇线。
唇瓣被轻咬,慢慢用着力。
我只好张口咬住他想要探向口腔的舌头。

因为下口太重好像咬破了他的舌头,但他还是没有松开,反而就着腥甜大口大口吞咽起来。

耳边能够清楚的听见他吞咽着唾液喉结涌动的声音
“……哈——”以及他期间松开嘴唇的叹气声
下一秒唇又印上

如同这个夏天一般,
闷热又绵长的吻。

————————

我无法思考眼前的情况,不敢回应。
眼前的这是山姥切么——

只是木讷的想要闭住嘴唇,但是马上就被男子的舌尖轻易撬开,强迫的逼着自己舌头与他纠缠着。
无法闭上,口水没办法吞咽下。从嘴角流了出来。
不用想都知道画面有多暧昧。

不知过了多久,在快要窒息的时候终于被放开了,我低头大口喘着气。

————待缺氧的大脑清醒

“……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额头相靠着,他对我说。不急不躁的语速,看不清他的脸,只听见呼吸混乱温热。

头顶的斗篷被取开了,新鲜的空气充斥进来。

本以为终于解脱,下一秒我的头发却散落在了肩上。

发带被他取下了——
“山姥…”我喊着他,刚抬头,双眼便被发带遮住。

“请先别看着我…”男子尚未平息喘息的声音在面前传来,很近。
我安静的等待着

终于听见他开口的声音

“…你,讨厌我吗。”他轻轻的吐出了这句话

“哎…?”我惊讶的睁大眼睛,发带的布料是丝质的,并不严密厚实,我可以清清楚楚看见面前男子的五官轮廓。
“当然不会。”我没有犹豫,这样说着。

听到了我的回答,面前的男子身体顿了一下。

“……那你为何,从那天开始一直躲着我呢。”仿佛觉得很羞耻说不出口,山姥切断断续续的问着

我有躲着他吗?——我微微侧头,在脑海里思索着与他为数不多的接触。

他像是看见了我的疑惑
“以前会来找我聊天…那天之后再也没来过。”声音很轻很小声。
“……明明我的房间就在青江旁边,为何你却只去找他不来找我呢。”男子的声音紧接着上句落入耳中。比起刚刚更加细微的声音,但语气中的不满和难过却很清晰。

突然他又像察觉到了什么,紧紧的闭上了嘴。

——原来是这样啊,对于前段时间的事恍然大悟
这难道是在争宠吗,真是可爱的不像话。
听见山姥切他直白吐露出的话,小小的欣喜充满了我的胸腔,甚至快要笑出来

但我故意马着脸,“哦…原来是这样吗。”开口用无所谓的语气说了出来

——有点想逗一逗面前这个男子。

“因为山姥你…”,他听见我喊他的名字
透过半透的发带,我看见他的拳头紧张的捏了起来。

“因为山姥你…总是有些不自信啊。”

“虽然比起青江来说是有点不擅长聊天,不过这样的你也很可爱。”

——————
好像一时欣喜,脑热的说过头了。

我为什么要夸他可爱啊明明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个。
怎么办,自己怎么那么不会说话。
他会生气吧,心里焦躁着

面前的男子不再说话。
刚刚有丝甜的气氛消失不见,变得沉重起来。

外面竹子水车敲打石头的清脆咚咚声合着蝉叫,显得十分闹耳。

——我只好闭上了被丝带蒙住的双眼,不再去探视山姥的脸。


“比起我,你更加喜爱青江吗。”闷闷的男声轻轻入耳

听到他的话我愣住了。原来并不是在意我夸他可爱吗
“并不……”我张口——


“那么……是因为我是劣质的仿造品吗。”——


——————————————

——那天的出征归来后他受了重伤,我慌忙的冲进手入室内,他却不肯接受我的治疗,直到被其他刀剑强行按住包扎了伤口。
他醒来后我冲他生气发火说的话。

【你就这样想死在外面吗。】

【对啊,反正你不过是个仿造品,如果你这么不珍惜自己的命,那你就去死好了。】

对他这样大声呵斥着。


——明明快要愈合的伤口又暴露出来

组织不了语言,“那个…我不是那个意思…”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鼻尖有点发酸。

蒙着眼睛的丝带被人取下了——

我低头慌乱的捂住了双眼。如果被发现哭鼻子就太丢脸了

用手背抹了一下眼睛
抬起头看见了取下了斗篷的山姥切。


——原来,他清澈的眸子不是像天空,是海。

平静又深不可测,甚至随时会有海啸呼来的海

“那主上您是什么意思呢……不管怎么样,我的出身都逃脱不了事实。” 第一次听见他用尊称喊着我。
山姥切起身,我本以为他会离开。

却看见他向跪坐在地板上的我又走近了一步。然后撑着墙壁单膝跪在了我面前。
看不清他眼里装着什么,所有的情绪我都猜不透。

“…因为是劣质品,所以只配用劣质的手段去夺取吗…”他缓缓的吐着我听不懂的话。

男子的身体像是压迫过来一般,几乎快要紧贴在一起。

“…你觉得我好看吗。”他看着我问

闷热的夏天和空气,脸庞的距离很近,他的呼吸更是滚烫。
我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视线偏移落在旁边他撑着地板上的修长白净的手。

躲闪目光的人换成了我
心脏快要跳出来了,咚咚作响——

这样的山姥切,直白的暧昧。
又像是有什么东西扭曲着的样子。






【在我眼里比起身份,更加让我厌恶的是这副容貌,可是……】

“若你喜欢的话,那真是太好了。”男子收回手臂拥抱住少女,缓缓收紧。

像蛇一样慢慢缠绕着



——————














评论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