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uki様

现在只想做一个高等游民。

无题(岩融x女审神者

好甜好甜好甜!!!

蓝桥春雪覆晚樱:

你喜欢着你本丸诸多刀剑中的一把,这在本丸中已不是秘密。

 

但你喜欢的是哪一把,恐怕就连素有本丸第一母亲大人称号的烛台切光忠都猜不出来。要平心而论,你对每一把刀都好得不得了,只要受伤一定会亲自去手入部屋里细心照料姑且不言,烛台切做饭的时候你会卷了衣袖忙前忙后的帮忙,莺丸和三日月宗近的茶叶都是你亲自跑到万屋去精心挑选的,短刀们房间里的零食罐子每天都会及时补充,要不是太郎和石切丸坚决推辞,你恐怕还会抱着胭脂每天早上跑来帮他们几个画眼妆。

 

审神者虽然闲,但是闲着可以去看书,可以睡觉,可以做很多自己女儿家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近乎殷勤地对待本丸里的每一把刀剑,这本身就很可疑。如果刀剑们也有八卦欲望,那么鹤丸国永的一定是欲海最深的一个。那会儿你站在门外听他在那里和一群刀灵们推论来推论去,最后双手一拍大声说,我们的审神者一定是看上我们当中的一位了,所以才这样对谁都好来掩护自己的行为。这个叫什么……掩耳盗铃!

 

你手一哆嗦,给他们夜谈会准备的瓜子儿就稀里哗啦撒了一地。有耳朵最尖的蜻蛉切一掀门帘探头出来,你脸上还没消退的窘迫和羞涩就直白地肯定了鹤丸的推论。

 

是喜欢啊,这也没什么,但是你们肯定猜不出来,我也暂时不打算告诉他。既然被猜出了心思,你索性做出了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光棍样子,弯腰捡起地上的盘子摊手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们。有本事你们谁来问我啊?谁来问我就明天把他一个人打发去阿津贺志山看风景,不准带刀装。

 

于是都安静了,刀灵们面面相觑,到底没谁敢跳出来以身犯险。所以你虽然有一丝秘密被探知的懊恼,却也不是那么介意。

 

反正,岩融刚好远征去了,没和他们混在一起闹,要不你还真不知道能不能保持下来刚才那份从容。

 

是的,你喜欢的那把刀就是岩融。一个面上总是带着有些狂气的笑容的刀灵,你初看到还以为他该是个桀骜凶恶不好相处的大个子,一段时间下来却发现他其实是个待人极温和的家伙。

 

就拿你刚来本丸的时候说吧。你其实是接任上一位审神者来的,心里本来就忐忑不安会不会遭到原有刀剑们的排斥。负责引导的小狐狸还催着你在一群高高矮矮的刀灵里挑一位近侍刀。你怎么知道该挑谁,头一次给这么多男人注视着你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搁。正是紧张焦虑的时候他一步跨上前来,你只觉得一直晒得你难受的太阳给谁遮去了不少,抬起头瞅见他咧嘴冲着你笑。

 

杂家是薙刀岩融,要不,主将我来做你的近侍刀吧。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加关照啊,哈哈哈哈。

 

你想你一辈子都会记得那天的场景吧,背着光他的身躯被镀上一层模糊的金色虚影,唯有笑容水洗过一般清晰。他的手掌落在你头顶用力揉了揉,隔着皮手套你也能感觉到他手掌心是温暖的。

 

不过这还不至于让你就此一颗芳心托付上去,开什么玩笑,你也是个长相齐整的豆蔻少女,情书啊早餐啊礼物啊零零碎碎的也不是没收到过。这审神者的项目只是你为了历练自己才报名参加的,怎么能轻易把一颗心丢在战国的一把刀上。

 

既是你的近侍刀你自然生活上很多地方都要蒙他照顾,你对审神者的一切都陌生得很,全靠他手把手一步步教你。阵型和兵法你总要花好长一段时间去琢磨,有一次靠在走廊那边看兵书看着就睡了过去,醒过来的时候觉得靠着温软的什么东西,舒服得你多蹭了几下还哼哼唧唧地伸了个懒腰。

 

哈哈哈,主将,看书这么累吗?结果岩融的声音就从你头顶传来,你睡意跟被冷水激了似的一口气全消了,定睛一看才发现自己靠在他怀里。他的僧袍披在你身上,难怪就算睡过去了也没觉得冷。你老脸一红刚想说声谢谢掩饰刚才的失态,他的手掌就伸过来在你发上揉了揉。

 

就说这些兵法书看着没意思,要不明天主将和我一起出阵去,这些东西还是实战了才明白。

 

你听了他的话又惊又喜,其实你老早就想跟着队伍一起出阵去的。之前死皮赖脸地在负责出阵的太郎太刀那里求了半天也没得到批准,他这么一说你两只眼睛顿时全亮了。

 

真的吗?我能和你一起去?可太郎……

 

哈哈哈哈,主将想去当然行,正好让你好好看看杂家杀敌的雄姿啊。他是完全不以为意,拿开你手里的兵法书就顺势把你抱起来,大踏步的就往你房间去。相信我,先好好睡一觉,明天我带你去。

 

岩融果然也没有食言,第二天你就穿了一身劲装骑了匹马跟进了他们的队伍,也不知他是怎么说服一直咬定不松口的太郎太刀的。你虽一路新奇,但安土城是你们早征讨过很多次的地方,实际上也没什么危险。

 

变故出在城外的大桥边,你的马突然惊了,甩脱了你的缰绳带着你狂奔起来。你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惊得不知所措,只会本能地死死揪着马鬃不让自己被甩出去。剧烈的颠簸下你很快就要揪不住了,而就在这时那马痛苦地长嘶了一声摔倒在地上。惯性使然你的身体往前扑了过去,这一下摔着了可不是摔断脖子就是折了手脚了吧,你吓得哭都哭不出来,只是紧闭起眼睛。

 

你没摔在地上,有人从后面一把捞住了你。你只来得及感觉自己撞进了一个温暖而坚固的怀抱,雪白僧袍拂过你吓得青白的脸,也遮住了溅上来的马血。

 

没事吧主将!岩融的声音简直要震破你的耳膜,他的双臂就和铁钳一样紧紧箍着你。你听到心脏咚咚咚几乎要从胸膛里蹦出来的急促声音,不知道是你的还是他的。

 

没事……你要勒死我了。你回过神来才知道推他,而他突然双膝一软跪坐下来,脸在你的颈窝埋了半天。你侧脸去看那匹被他斩断了四蹄的马,半晌想起来学着他的样子摸摸他的后脑。我没事,岩融。

 

你发现原来他也在怕啊。

 

这次意外让他被太郎训斥了很久,你蹲在门外不声不响听着,他出来的时候还差点踩到你。

 

主将怎么也喜欢听墙根儿啊哈哈哈哈。他俯身过来抱起你,眼中的笑容没有丝毫阴霾。太郎那家伙也是真能说,杂家的耳朵都起茧子了。走,主将,说好的带你一起去喂马。

 

你又听到了心脏咚咚咚急雨一样的响声,你觉得你突然不那么想完成任务回现世了。

 

本丸里的刀剑都知道了你喜欢他们其中的一员,但你不打算告诉他。现下这样的生活你也不是不能过,如果告诉他反而会增添不少的麻烦吧。

 

比如,你完成你这一期的任务之后就会离开,而他也会迎来下一任的审神者。

 

你不会是他的唯一,然而他和你留在这个战国的回忆却是你的唯一。

 

这可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你想,还不如按捺下来,假装无情。

 

远征的队伍回来时你和一群短刀们闹哄哄地簇拥过去迎接,带队的一期一振一下挂满了一身的弟弟,你理所当然地走到担任副队的岩融面前,打算帮着接过他手里提着的东西。

 

等等,主将。岩融却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搁在地上,伸手入怀掏了半天拿了个布包出来,你好奇地瞅着他层层打开,里面是一根榴花攒玉的簪子。玉色通透,榴花也雕得精细。你惊喜地轻呼了一声,引得身旁几把刀全部围过来看。

 

我瞅见这个,觉得和主将平时穿衣服挺搭配的,就买了来,好像确实还不错嘛哈哈哈。岩融随手卷了你一绺长发盘起,将那簪子簪了上去。你眨眨眼脖子有些僵僵地不敢动,生怕将那簪子摔下来。他却大笑着单臂将你搂起来搁在肩上已经向本丸走进去,这回远征可是大成功啊,烛台切晚上是不是做点什么好吃的犒劳我们一下。

 

他似乎是须臾就抛到脑后去了,连累你晚上握着簪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是想定的,但若能轻易定得下来,从古到今就不会有那多痴男怨女的话本子了。

 

于是你第二天也没簪那簪子,做日课的时候岩融瞅了你半天,你只好当做没看见。头发全部用发绳束在脑后,提醒你该规整地守住自己的心,别为了虚无缥缈的东西自乱阵脚。

 

主将不喜欢那根簪子啊。你原以为他会责怪你,结果他也只是过来这么轻描淡写地问了一句就再也没提。那边虎澈兄弟喊他过去,他就揉了揉你的头顶转身走了过去。你眨眨眼看着他的背影,差点忘了一会儿该去给小狐丸梳毛。

 

你有时候也很气闷,喜欢他之前还没感觉,现在喜欢上了,就觉得他行事也太风风火火了。比如那簪子,就不能多问几句么?晚上你放下头发将那簪子在头上比划半天,终究还是悻悻的放下来。是啊,你也只是他诸多主将中的一个而已。每一把刀剑都是这样的,曾经有过那么多的主人,就算其中的一位会有那么些特殊,也轮不到你啊。

 

何况就算他多问几句,你就能多答出点什么么?想想也不可能,你将那簪子好生收起来和刀帐一起放进抽屉,打算等回现世的时候一并带了回去。

 

簪子是簪头发用的,主将你这么把它收在抽屉里,岂不是浪费。声音从你虚掩着的窗户传过来,你眼皮一跳,听出是鹤丸的声音在心底哀嚎一声。吓到了吗,主将,鹤丸看到了了不得的东西哦。

 

有什么了不得的,就是岩融送的簪子而已,不合适我就搁着了呗。你关上抽屉转身瞅着他,这本丸里著名的捣蛋鬼一身常服坐在你窗户边上,也不知道啥时候就趴在这听墙根了。你想着明天一定要整整本丸里这股子爱听墙根的风气,首先就该从他开始。

 

哦呀——是因为是岩融送的所以才不合适吗?主将你可不是个会撒谎的孩子啊。鹤丸也是一双眼角细长的桃花眼,这么直直地看着你,你不免心虚。

 

胡说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你走过去推他,要睡觉了,你不是明天还得远征么。

 

主将还真是无情的很。鹤丸握住你伸过来的手笑得一脸狡黠。岩融还和我们打听了半天你喜欢什么首饰呢,看来只要是他送的你都不喜欢啊,真可怜。

 

我哪有不喜欢!你有些生起气来,又怕被他看出你心里想的东西,只能一直往外推他。

 

主将,有时候顾虑不要太多哦?一定要去压抑心里的东西的话,反而会造成更糟糕的后果啊。鹤丸突然抬手戳了戳你的脑门,随后一纵身跳下窗户去,白色衣摆在黑夜里一闪而过。会说出这么体贴的话,我真是被自己吓到了啊。

 

你一时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现在也没有人需要你的回答了。你在房里站了半天,直到天边泛起亮色才心事重重地睡了过去。或许鹤丸的话语能够帮助你下决定?一般来说都是需要这么一个推波助澜的人不是么,你这么想着,却不敢去碰那根放在床头来的簪子。

 

等明天再说吧。

 

结果你睡过了头,等你起来,远征的队伍早就出门了。你哭笑不得地站在本丸门口,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世事无常。

 

等队伍回来再说吧。

 

结果超过了预定的时间,他们还是没有回来。你坐在玄关那里,眼见着太阳爬到西边落了下去,夕霞满天,橙色红色紫色一并搅扰在一起,乱七八糟的就和你现在的心一样。

 

远征怎么会误时的,难道是路上出了什么事。你不由得胡思乱想起来,在现世看过的那些小说的剧情一个个往上面套,一个赛一个的悲情。于是烛台切过来喊你吃晚饭的时候你一回头满脸都是眼泪的把他吓了好大一跳。

 

主将你这是怎么了。到底是母亲大人,立即掏出手帕给你擦眼泪。你抽抽噎噎半天也说不清楚,队伍怎么还不回来,都过去预计时间这么久了。

 

我也不知道,主将你先回来吃晚饭吧,吃完了我陪你一起等。烛台切这么劝了你半天,你才不情不愿的一步一回头从本丸门口挪回了房间。

 

又是更加心事重重的一晚上,你从来没发现少了他的晚安以后你会睡得这么不踏实。回现世以后也会这样吗,不行啊……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可怎么办……要是再没有岩融了……好后悔没有和他说啊……

 

你翻了个身把那根簪子抓在手心里,冰冷的玉质让你稍微能够冷静下来一点。然而你还是要回到现世去的,他也还是会有下一位主将,下下一位……这间本丸是你们的轨迹交集的那个点,可是行走的脚步不可能停歇。你将心放在他身上了,走出这本丸的时候,又该怎么办呢。

 

再说了,你也不知道他对你的想法。平时的拥抱算不得什么,这簪子……也不能说明什么。你故作冷静地给自己分析,越分析越觉得沮丧,渐渐的也朦朦胧胧睡着了。

 

一夜乱梦,梦里好像有人拨弄过你的头发,你皱皱鼻子,还睁不开眼睛。好像有谁在你身边笑了出来,气息温暖绵长,有熟悉的安全感。凌乱的梦境比那天在惊马上的颠簸还要无所依凭,你本能地抬手抱了过去。

 

岩融……

 

嗯,我在。

 

我喜欢你啊。

 

我知道。

 

你分辨不出来是梦里还是梦外的应和,只觉得十分满意,握紧了手里的簪子再一次陷入睡梦中。

 

睡不好的后果就是你到了下午才醒过来,一睁眼满屋都是勳黄的阳光。你打了个呵欠,突然发现自己是树袋熊一样抱在一个人的身上睡到现在。而那个人不偏不倚,正好就是昨天远征未归的岩融。他半倚在你床上,你的脑袋枕着他的胸膛。

 

主将,早啊。岩融似乎眯着眼睛在打盹,你一动就醒了过来。

 

你你你怎么在我床上。你底气不足地喊了一声,默默抽回抱着他的手臂。你的脸一定红了起来,不然何以他看着你的样子似乎马上就要笑出来。

 

是主将不让我走的啊,哈哈哈哈,本来只是想把远征回来的礼物带给主将而已啊,之前那个主将不喜欢,这一次的我可是挑了好久才看中的。

 

……好啦好啦,我没有不喜欢,你送的什么我都喜欢。你无奈地趴在他胸前摇头,想来这家伙是为了挑礼物才耽误回来的时间的,你恨得想打他,又觉得下不去手。

 

是吗?什么都喜欢?岩融抱着你稍微坐起来一点,红色的眸子直瞅着你。

 

是啊是啊,都喜欢。你被他看得心虚起来,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

 

那——岩融呢,主将你喜欢不喜欢?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