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uki様

现在只想做一个高等游民。

【千杏】Destiny (甜暖向,Fin.)

写的太好了

lattice:

#守泽千秋2016生日祭#


千杏,乙女向注意


是一篇加班加点赶工出来的生日贺文。杏视角,可能会有些许bug。


前辈,生日快乐。能遇见你,真的很好。




------------------分割线--------------------






Destiny


 


 


by lattice


 


 




#


 


时常挽起的袖口露出好看的小臂。


右手食指与中指总缠着绷带,他对她宣称这是英雄的证明。


无非是打篮球受了伤,稍微处理下就好了,不用担心。聒噪的大嗓门笑着离开,她依旧站在原地。


细胶布缠成的绷带,大概两三天就换一次。她去保健室帮忙,总能看见他的身影。和佐贺美老师在攀谈什么,傻笑的模样像个孩子。盛夏阳光般的脸庞,灿烂得一如既往。


走廊中被副会长追赶,奔跑着飞快跃下台阶,连贯流畅一气呵成。身为特技替身演员的他总是活力满满,真不愧是红色流星。


红色篮球鞋万年不变,衣摆领带随风而动。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她刚举起右手准备打招呼,又不得不放下。


   


擦肩而过的那一瞬,是否进入了他的视线。


她不清楚。


 


 


 


 


#


 


周六午后,蝉鸣一阵又一阵。


夏日的多云天气,阳光并不甚强烈。穿透体育馆的高窗,活力的棕色短发晕染开一片金黄。篮球落地声回荡在空旷的场馆,一下又一下。


有些热呢。


球鞋与地板摩擦发出声响。他俯下身,微微喘气。汗滴被光线照耀得发亮,顺着脸颊一颗颗滑下,经由修长脖颈,最终落至锁骨。


带球助跑,跃起,投篮。前一秒还被胶布装饰的修长指尖持着的篮球,此刻正在空中划出一道漂亮弧线。轻松入筐的瞬间,时间定格。


早已忘记来这里的初衷。


微风摇曳树影斑驳,冲淡午后的燥热。她紧盯那石榴石色的眼眸,不知为何眼眶蒙上一层雾。


 


 


全是陌生脸孔,低声议论着什么。


转校生——梦之咲学院偶像科,唯一的女生。


入校当天就被卷入纷争,繁忙事务让她丝毫脱不开身。总算有闲暇时间逃离熙熙攘攘的人群,去个稍稍安静的角落。偌大校园的某个树荫下的草坪,某人随意且豪放的睡姿,终究轻松勾起她的注意。


 


许久后,他们都有些许庆幸。离得较远,鼾声听不见。


即便听见,也无所谓呢。终有一天是会习惯的。


 


当你真正爱着一个人时,在你眼中他即为世间唯一的光源。散发着光与热,源源不断的。


 


他睁开眼,表情略有些错愕。下一秒他拍拍灰,起身对她微笑。


 


再怎样的细微动作,都会闪耀在心尖上。


微风吹拂心房,掀起的微小波澜,伴随着青草香。


 


 


为什么会突然回忆起这些。


嘛,偶尔回忆一下,也不错吧。


 


 


“我是时刻燃烧的火热之心,守泽千秋!请多关照!你就是传说中的转校生啊,来吧,大声报出你的姓名吧!”


 


 


很动听。


 


声音,或是他的姓名。


 


 


 


 


#


 


猝不及防的拥抱总伴随意料外的惊喜。之后察觉到他依旧会以同样的力度接连拥抱队友与部员。攀上顶峰又瞬间坠入谷底,云霄飞车般的实感是专属于暗恋的浪漫。这样独有的体验,是唯独当事人才能够读懂的酸涩而又甜蜜的诗篇。


年轻时的怦然心动纯净又温柔,再怎样的华丽辞藻在此面前都会沦为苍白无力的累赘。发自本心对美好的向往,不容许受到任何玷污。这大概是世上最最珍贵的宝物。


 


“充满力量地喊我一声前辈吧!嗯,很好!这就是青春!”


这,就是青春。


 


 


守泽前辈一身怪力,她在轻声抱怨。


“抱歉呢,你可是女孩子。我要好好守护你才行!”


正义的英雄从不食言,他这样讲着。豪放笑声轻易刻在心上,却与此刻的坚定神情形成鲜明对比。


 


前辈,希望你是真的不食言。


 


 


校园中假装的偶遇,扬起笑脸打招呼。大声说着登场台词,无边无际的漫谈闲聊着琐事。繁忙生活的唯一慰藉,居然只是他这一人。


 


总是精神地扬起的眉毛略微下垂,他身着学校的统一演出服,好看的眼睛微微眯起。系着蝴蝶结的小猫一下一下轻轻磨蹭他的脸颊,喵喵的叫声很轻柔。


他转过身对她微微笑。春日花香馥郁,阳光也不由得沾染上恬淡香气。悉数倾洒在他身上,丝毫不吝啬。


温柔得让人想落泪。


阳光与他,都是。


 


 


无意中碰见他与另两位前辈一起跳舞。坐在天台帮忙摄影,不知不觉成为专属于她的最佳放松方式。


小声跟唱打着节拍,如同搞笑节目般的奇异舞蹈也完成得十分到位。坚毅的神情双目炯炯有神,高超的舞蹈技巧搭配熟练的步伐。他无论在哪里都同等出彩。


“又来看我跳舞了啊,真乖真乖,来让我摸摸头!”


他叉腰大笑。


身旁的濑名前辈一把接过矿泉水,啧了一声,说着超烦人,都怪你在,游君才没有来。


 


优质偶像多如繁星,个个无可挑剔。为什么唯独是他闯进了心里,她不明白。


 


 


很多事无需理由。


例如太阳从东方升起。下雨前会有低飞的蜻蜓。大海每天潮涨潮落,日复一日永不止息。广袤世界中习以为常的景致,没有人会过多留心。


 


初春时节,日光微醺。轻抚发梢的微风,大概就是爱恋的开始。


一旁的花树下摆放着音响与节拍器,她手持歌词本坐在椅子里。他戴着露指皮手套的大手紧握话筒,修长手指骨节分明。


花瓣漫天飞舞,腰间挂穗与他一同舞动。贴身定制的队服,恰到好处将他的良好身材比例显露无遗。高瘦的身材却不显得病弱,长期锻炼出的灵活腰身与强劲双腿搭配协调,轻松演绎着她喊不出名字的高难度舞蹈。


今天前辈状态很棒呢,她笑着递过毛巾与矿泉水。


“是嘛!你在的话,我的状态就会无限的好!”


面前汗流满面的人也在微笑。


“不如说今天户外集训新排练的这个舞,第一时间就想让你来看看!”


接过毛巾一抹脸,拧开瓶盖仰头一饮而尽,喉结上下动着。


 


这个满满男子气概的,终日梦想成为英雄拯救世界的人,居然是童颜。


出众的样貌毋庸置疑是先天优势。不如说这所学院里,拥有良好外貌的学生数不胜数。中看不中用的家伙,没办法在这里存活三年。舞蹈教室内他对着镜子练习,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摔得鼻青脸肿。她透过窗子向内看,没有胆量上前问候。


欣赏他的努力,当然也会心疼。


 


 


很多事无需理由。


光是看着他就足够治愈,即便是运动后的汗味也让人舒心。


 


 


 


所以,硬要说的话,大约是命运的安排吧。


 


 


 


 


#


 


笑颜背后隐藏有无尽的落寞。


出校门很晚了,她注意到他收敛起笑容,眉头紧锁。与队友道别后,他盯着无边的夜空发愣。下一秒又恢复平时的元气,劝说她劳逸结合不要太辛苦。


“看着你,我有时也会想起过去的自己。在校园里忙碌奔波,拼命努力的样子。”


他送她回家。独处的时刻总有几分尴尬。两人默默并排前行各想各的事情,并不会有太多交流。


 


气氛有些沉闷,她仰起头。


只是几颗细碎星屑不规则点缀于其间。


更多的,早被笼罩在黑夜的面纱下吧。


 


一切皆被她收进眼底。她认为他是这样的人。


总是活力满满的他有着天生的低血压,时常体力不支却要强撑着努力。他拥有无坚不摧的外表,但她明白那只是一层盔甲。他的迟疑与不安,以至于一瞬间的软弱,她都能懂。


英雄是正义又孤独的存在。英雄也是血肉之躯。英雄会有缴械投降的时刻。英雄没有义务永远源源不断向世界散发光与热。


 


从前辈手中接过的流星队,是他拼劲全力守护之物。


被迫收敛锋芒,暗不见天日的那段时光,是什么在支撑他,他是如何咬牙挺过。孤立无援的痛苦与无边无际的黑暗相继折磨着,他又怎样蜕变成现今的模样。


她试着打探,总被笑着岔开话题。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是活在当下的不是吗!何况现在流星队团结又强大,我已经成为优秀的男人了!二年级时的我啊,听到了吗?我已成为时刻关心后辈的可靠前辈了!哈哈哈——”


 


……


又陷入奇怪的自我陶醉中。这时的他也真可爱呢。


 


不知不觉间,希望能够成为足以治愈他的存在。喜悦或泪水都愿一同分担。为此不断努力,但愿终有一日能成为他的专属制作人。


名正言顺站在他身旁,足够与他相称。


亦或是,距离他最近的存在。


 


 


 


 


#


 


拥有天生领导气质的这个人,被绑在床上强行灌了退烧药。仍旧胡乱扑腾着要起来战斗。


 


或许是天生的。


这个人,浑身散发着能引领人走出黑暗的炽热光芒。


大家口口声声埋怨他热情过了头,却都不约而同爱护他,敬佩他,拥戴着他。此刻也正团团守在他身旁。


 


实际是很受欢迎的人。


帅气的外形开朗的性格,强大又温柔。擅长运动又是偶像,笑容明亮灿烂到使人移不开眼。从小到大,怎么可能会缺人喜欢。


 


 


因过劳及淋雨而倒下,连夜高烧不停讲胡话。她一遍遍用凉水打湿毛巾,把他扶起吃药。


有点希望能够就这样照顾他一辈子,当然更希望他能早日恢复成那个活力满满傻兮兮的样子。


 


想成为他的依靠,愿意尽所能照顾他。却又渴望他能真正幸福,无论这份幸福自己是否能给。


或者他是否真的需要。


 


 


病床上的他扶着新换的湿毛巾,一如既往的笑容里满是歉意。依旧在打趣说着玩笑话,问她要不要成为正义的伙伴,流星队中的粉色流星。登场台词已提前想好,过几天就为她写角色歌。


被果断拒绝的那刻,他愣了一下。她留意着,石榴石色的清澈眼眸中,失落一闪而过。


取而代之的苦笑有些刻意。


“只是觉得有你在我会很安心,哈哈。你不用自责,没关系的!”


并没有自责。


“嗯……你一定会成为很优秀的制作人的,相信我。”


 


感谢前辈的吉言。


刚刚那只是对前辈不注意休息,搞坏身体的惩罚呢。


 


 


 


总在熊熊燃烧的红色流星啊。


 


不愿你燃烧殆尽。


永远也不想见到这一刻。


 


 


 


 


#


 


体育祭大成功。部员们吃吃喝喝聊着天,脸上盈满笑意。香气扑鼻,店内热闹无比。等待肉熟的期间,兴致总是最高的。


烟雾缭绕中,他对她道着歉,不该带可爱的女孩子来这种满是男人的乌烟瘴气的地方。他自告奋勇起身给所有人烤肉。对谁都如此热情,热情得过分。


向来如此。


 


太阳光芒的恩泽是普世的,从不会过多垂青于一人。她明白。


 


 


“怎么了怎么了?肉一会儿就烤好了!啊,想喝饮料吗?抱歉我现在手头有点忙。衣更!高峯!帮她拿一下……”


察觉到她的注视,他手中动作停下了。大嗓门成功吸引店内所有的目光,被使唤的两位抱怨个不停,却又同时积极把饮料送至她手边。


 


不直呼姓名。


对她与他们,不差分毫。


拥有与所有人成为朋友的强大人格魅力,自始至终努力为人带去光热与希望。却又无法,或者没有强烈意愿,与他们真正交心。不动声色拒人于千里之外,灿烂的笑颜是层无形的防护网。


 


只是,所谓的可爱后辈,之一。


是否终有一天,会真正走进他心底,成为所谓的“特别的存在”。


不知这一天能够到来与否。


 


 


男生们战斗力向来惊人,虽然大家在她面前有在节制。不过五分钟,他不得不起身接着烤下一批。


勉强笑着举杯,她将杯中饮料一饮而尽。被明星同学说很有气势,她只是苦涩地摇头。


抬起头再次对上他的视线,这次她并未移开目光。用尽全力回给他一个看似灿烂异常的微笑。


 


“小千部长!肉烤焦了!”


“真是的部长,我都说了让我来烤。别总是发愣啊,注意翻面……”


“队长,啊不,部长,不要打着站起来烤肉的旗号自始至终一直盯着学姐……还傻笑不止……这样很蠢。啊好郁闷好想死……”


 


大家都这样有活力呢。


真好。


 


 


“你笑起来的模样,很不错嘛。”


临睡前,她收到他的短信。


“当然你皱眉头也很可爱。但果然还是看见你笑,我才会真正开心。我守泽千秋没有让你失望,才会真正有胜利的实感啊!”


“多笑一笑嘛,你明明这么可爱。我啊,最喜欢看你笑了哦!”


注定是整晚的彻夜难眠。


 


 


 


 


#


 


篮球声早已停歇。蝉鸣依旧,聒噪但动听。


他怀抱篮球,笑容闪耀得让人睁不开眼。


 


“哟,杏。你来了啊。”


 


这大概是,守泽前辈,守泽千秋,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


 


预感到会有什么发生,她深吸一口气。与往常并无几分不同的炽热视线,笑容却更添几分探究的意味。


Ra*bits组合在校集训,说笑与脚步声传来。这巧妙地缓解了尴尬。两人相对而立,静静等待声音消散。


 


方便的话,明天中午到体育馆来一趟。有事和你说。


前一天晚上收到类似这样的短信,当然语气慷慨激昂得多。按照习惯,是关于组合的正事。依她对他的了解,他更不会错过打篮球的大好机会。


 


他看着她手中的毛巾与矿泉水。


“你是真的,很可靠呢。”


“可靠又坚强,却让我更想保护你了。”


“你也经历了不少吧,这半年。”


“很努力呢,一直以来辛苦了。”


 


怀抱依旧温暖,相比往常却有略微的局促慌乱。在此之前他甚至差点忘记放下篮球。


 


“这个拥抱,是对你,对你今天来了,的感谢!”


“一直在杏这里得到很多帮助……我很感激!”


甚至感激到语无伦次了。


只是感激,这样而已吗。


 


稍稍有些喘不上气,大概该松开了。


视若珍宝的签名球已经滚远,她试图用眼神示意。他却不曾睁开眼。


 


“前辈……力气有点大了。”


“抱歉抱歉。”


他稍稍松开了一些。


不想离开这个怀抱,即便球服早被汗水濡湿。


 


“杏是女孩子,香香软软的抱起来很舒服。刚刚一时没忍住,哈哈。”


她比他矮很多,努力踮起脚尖也只能瞥见他发红的耳根。


 


“不想当粉色流星没关系的,我早已经原谅你了!”


“作为替代……我说啊杏。”


 


纯净的蓝与白,云彩是大朵大朵的,各种形状变幻莫测。


正如初见的午后,阳光干净而又温柔。


 


“和我交往吧。”


 


天空,真美。


 


 


 


 


#


 


“对了,我一直有省略说明的坏习惯。我喜欢杏,很喜欢。”


“英雄在拯救世界外,当然也会有想好好守护的人……”


“正义的英雄从不食言。从今以后要好好守护你……当然不会是说说而已哦!”


“所以啊从今天起,可以称呼我为,千秋,吗?”


 


 


 


 


#


 


“那个午后,阳光很温柔。”


“阳光透过叶片缝隙在地面勾勒出细密的纹路。你站在树荫里,终于进入我的视线。”


“醒来时便当盒还放在肚子上。睁开眼的瞬间,突然有了想守护你一辈子的冲动。”


“这大概算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是真的命中注定,也说不定?”


 


 


 


而这所有的一切,大概就是所谓的命运。


 


 


 


 


 


Fin.


 


 


 

评论
热度(65)
  1. Tanuki様lattice 转载了此文字
    写的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