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uki様

现在只想做一个高等游民。

【ES】一年に一度の魔法特别な0時【羽风薰X濑名泉】

Malachite.:

一年に一度の魔法特别な0


 


EUDKN/羽风薰X濑名泉


1102&1103


-君のHAPPYBIRTHDAY一年に一度の魔法特别な日-


偷偷摸摸的随便写随便看


 


>>>








濑名泉是不相信生日血型星座这种东西的。




自从他不知道在哪本自己拍封面的少女杂志上,随手翻到天蝎座和金牛座相配指数非常微妙之后,他就觉得星座研究什么的都是垃圾。


所以大体上觉得会认真的看这些东西的人也差不多脑子有病。


坐在他隔壁的不可燃垃圾眯着眼睛翻少女组合封面的时尚杂志,还用笔勾画着心理测试和星座研究,最后翻了几页在当下流行妆的页面画爱心,配合上他嘴里哼着的背德过激新歌,濑名泉认真思考起要不要在大型垃圾回收日就把羽风薰处理掉。


难得羽风薰在早上坐在教室里,在他头上就显得莫名其妙有点让人烦躁的金毛,边缘有一层被玻璃滤过的光线薄膜。




“哦!同僚!早——安啊!”守沢千秋不知道又看了什么新剧,打招呼的方式等级提升。


“好的好的。”濑名泉面无表情将挂在他肩膀上的手臂拉下来。


“这样不行啊,濑名君!早上一定要好好打招呼才行!”


守沢的手刀按在濑名泉的头发上,就算只有一点点力度,那堆被桃李形容成泡烂晒干颜色发灰的海藻还是凹出一个柔软下陷。


“啧……早安啊。”


濑名泉推开守沢的手臂,守沢心满意足去和会长打招呼,濑名泉揉揉有神经过敏的头痛处,将那堆高傲银灰色头发恢复原型。




闭上冷漠的如同化学药剂一样的冰冷的眼睛思考一下,还是晒干烂海藻这个形容比较好。




“早安哟。”


“……”


“喂,我的话你就不理我吗,泉~君,我也会受伤啦,真的。”


夸张的肢体动作,演技超烂的捂住胸口,如果想继续当偶像可是要全面发展的,演员这条路就基本自杀吧。


“超烦人。”


濑名泉拉开椅子坐下来。


“哎,泉君,你生日是?”


“哈啊?要这个资料干什么,你要随便拿别人的资料去测试吗,你这种人超讨厌的啊。”


“不是不是,突然就单纯想问问。”


“你这种人超讨厌的啊。”


“喂?!你就是不管怎么都只想给我这个回答吧……真是的!”




那只金毛狐狸继续保持可以自杀的演技趴在桌子上,挽到手肘以上的制服袖子,白衬衫刚好透出皮肤颜色。


羽风薰是属于很上镜的类型,当然自己也是,脸小好上妆的意思,当然这并不表示自己其他部分不瘦。


羽风薰歪着头看濑名泉,按在桌面上的下巴柔软的变成平线。




居然能变成平的。


濑名泉撑着侧脸看那只金毛狐狸的下巴。


大概因为脸皮很厚吧。




羽风薰突然眯起虹膜颜色偏淡的眼睛笑着看过来。


一脸“我知道你被我的脸迷倒了,成为我的蒲公英吧,啊刚好你的头发也很像蒲公英,噗噗”的欠打表情。


上一次看到这种表情还是见学演唱会,看了中岛健人的solo控。




“啊。”


回过神来濑名泉的手捏在羽风薰的脸皮上,那只大狐狸连疼疼疼的发音都说不全。


厚不厚不知道,不过延展性非常好,还能拉出来转个方向。


收回手时羽风薰摸着那块被捏红的脸,说着脸是偶像的生命之类的鬼话,如果用卡面来形容就是前辈的界限。


现场的,那就给他五星半评分吧。




“生日是十一月二号。”濑名泉有些不情愿的拖长尾音说了自己的生日。


“哎,哎!我是十一月三号哦?就差一天,真巧啊!”羽风薰睁大眼睛,双手趴在濑名泉课桌边上,行为艺术式的向上看着濑名泉的脸。


“那是什么搭讪方式,好像说你的手表和我的手表一个时间,留个电话吧那么让人烦躁啊。”濑名泉挨个戳了羽风薰的手指,让他掉下桌面的水平线。


“那个搭讪方式,我上星期还有在用。”


“哦,成果呢。”


“微妙。”


“我想也是。”




濑名泉扇开羽风薰扑面而来的轻浮气场。把脸转向窗外。






啊。


真麻烦。


还是不小心说了。


还被告知了他的生日,这种不需要的情报一点都不想要好吗。


居然只差一天,这么方便记忆的数据,要删掉需要好长时间吧。


超——麻烦。






>>>






不过之后也没有任何反应。


这也是像濑名泉想的那样,明明很快就要到生日了,不过那家伙看上去就是不会记男人相关资料的类型。


羽风薰倒是会记住看不知道哪边的小姑娘推销的漫画就是了,连BL也会看。


而且,那本BL封面上的可爱眼镜后辈也没有游君可爱。




总之就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就像羽风薰知道濑名泉比自己大一天,说的一句“泉君比我大呢,那我可以放开态度对泉君撒娇了哦”,这句也没有兑现。


大体上还是像以前一样,羽风薰大部分时间都过激背德的到下午才来,有两天干脆下午也不见了。


濑名泉发现人的脸皮手感还是有差距的,朱樱司是质感最好的那个,皮肤光滑柔软有弹性。羽风薰是最厚的那个,不接受任何反对意见。




但是拉了朱樱司小少爷的脸是要付出代价的。


比如说陪他去街上平民化超级市场买snack。


朱樱家大少爷一边连续爆着超标准到周围人都听不懂的单词,一边拿起各种土豆萝卜问濑名泉这个价格怎么了是不是少了几个零。


濑名泉提着购物篮,单手抓住朱樱司的头,“我只负责陪你买零食,小少爷你适可而止。”


朱樱司发出库库的失望声音,抬着透明晶石紫的眼睛看濑名泉,濑名泉只好把宝贵的一小时又让出来,陪小少爷去看了烤面包区,并在经受不住诱惑和不能吃之间择中选择接受朱樱司给他买很贵的豆奶面包。




这种很二十年前流行的总裁与打工妹的剧情。


不过自己肯定不是打工妹,是名模。




濑名泉把自己的豆奶面包抱在手上,放在即将堆满snack的购物篮角落里。


然后一转头在超级市场里看到穿着连体工作服绿色围裙认真排蔬菜的羽风薰。


你看,打工妹角色在这边。


不对,重点不是这个。


濑名泉楞了几秒,转过头捂住朱樱司的眼睛,朱樱司很有教养的没有挣扎,被濑名泉拽去snack专区。






羽风薰居然需要打工,他不是家世丰厚吗。


算了,没兴趣。


肯定是因为素行不良被扣了零花钱,饭都吃不饱。


活该,没兴趣。






“喂,你吃不吃。”




难得又在早上见到羽风薰,背德过激的红着眼睛趴在自己的课桌上。


濑名泉从书包里拿出切成小份,热量算得相当工整的豆奶面包。




“啊——这个豆奶面包!很好吃的!”羽风薰抬起头,“哎,泉君你要分东西给我吃吗?”


“昨天我们家小孩子送的,随便就带多了,我吃个半饱就够了,所以呢,你吃不吃。”




“吃的吃的——!”


羽风薰从濑名泉的盒子里拿了几块豆奶面包,吃完之后脸上是浮夸的好吃表情,演技自杀。


“吃的吃的!”


然后守沢也分掉了三分之一,清新自然的说了句好吃,和旁边那个金毛恰啦就是不一样。




算了。


濑名泉吃掉了剩下的三分之一。




我有营养剂,你们怕不怕。






>>>






很快就到了生日那天。




一年一次特别的日子,什么的。


濑名泉并不想特别在意去过,普通的去了游君家找他一起上学,普通的陪了游君上课,普通的和游君去练习,遇到了转校生,她有些惊讶看过来。


“没看过前辈指导练习吗。”


濑名泉这么说,并且带着游君去了远离团队的角落。


游木真对那边抓抓脸,苦笑着做了个辛苦了的手势。




晚上游木真提议和濑名泉一起去吃饭,然后他那个团的队友也跟过来了,鸣上岚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消息,拉着骑士团的人风风火火一起杀到家庭餐馆。


濑名泉撑着脸,面无表情的坐在家庭餐馆最前端的位置。


开始飞快计算桌面上的热量。




其实还算开心的,除了自己吹过蜡烛之后,就只能看着他们吃掉了给自己准备的蛋糕。


那个蛋糕还是做的照片翻糖,濑名泉就这么一刀切在自己的脸上,谁出的鬼主意做这种蛋糕,后来那层霜糖还被嫌弃太甜了,还好切蛋糕时是游君拉着他手切的,勉强接受。


最后朱樱司把上面特别定制的濑名泉翻糖娃娃用小盒子装好,说这个给濑名学长做个纪念。




“谁要啊这个做得像我们周边一样的丑娃。”




濑名泉看着有些透明的包装,突然笑出声。




总体而言,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其实并不在意这种日子。吃晚饭还去唱歌,玩到快到极限才各自回家。


在把游君送回家之后又出去绕了几圈,散步回家。




“……”




喂,谁家的大型垃圾忘记分类了。


有只金毛狐狸蹲在他家门口。


他可能是不带着毛绒绒物品就会不安的类型。羽风薰看上去快睡着了,很乖的抱着膝盖坐着,毛绒领大衣扣到最上面,颜色很好的金毛蹭在毛领上,感觉痒痒的。




“呀,泉君。”


羽风薰眯着眼睛对濑名泉笑。




“你大半夜的跑出来干什么。”


“捕捉迷路的小猫咪呀,我对男孩子没什么兴趣,泉君就不要在这边干扰我了。”


“哈,搞得我好像很想在你这边呆着一样,这边是我家门口,算了,嘛,你加油。”


“等等、等等!”


“你真是超——烦人的,说实话。”


“离家出走,真的真的,我不会说谎的,我这么诚实。”


“哦。”


“生日快乐。”


“嘿——”




濑名泉低下头看着手表,羽风薰那句赶着末班车的生日快乐,还有十五分十七秒就要过期了。




他耸耸肩膀表示我不会让你这种麻烦男人进家门,家里有蛋糕也不会分给你的。


羽风薰坐在地上搓着手发出呼呼呼的笑声,你要控制体重,你家才没有蛋糕。


烦死了,这又关你什么事了。濑名泉一脚踢开羽风薰原本很乖的靠在一起的膝盖。




“你干嘛过来说这句话。”


“因为我知道泉君的生日啊?知道了我肯定是要过来祝你生日快乐的嘛。”


“你怎么找到我家的。”


“泉君是有名人嘛,稍微的用关系调查了一下,一点点呢。”


“真恶心。”


“谢谢。”




他走向远离家门的便利商店,靠在墙边的大只狐狸站起来,很快就找到了濑名泉向后挥手也不会打到他的安全距离,弯着颜色偏淡的眼睛,在后面笑得像某种犬科尖耳朵生物。


濑名泉想羽风薰肯定是没有毛绒绒的东西在身上就不安心,所以就找了条类似于自己狐狸尾巴的东西缝在那件审美微妙的演出服上。knights的演出服好看有品位,嘛,虽然是个随时都能脱离的组织,哼。




如此内心戏丰富,一前一后的走着。




“所以呢,就过来说句话?”


“当然不是,这个给你。”


“哈啊?!”




一个看上去就很像娃娃机里抓出来的灰猫玩具。




“喂,你这个不会是想送哪个女孩子被拒绝了吧。”


“你这么想我我很伤心的,这个是我特别选给你的啊,真的真的信我啦,而且这个可是我打工赚来的钱买的,送人礼物不能用家里的钱吧。”


“……嘿——”


“我彻底的做了五个小时兼职呢。”


“五个小时,等等,这个玩具多少钱。”


“3500。”


“都用来买这个玩具了?”


“是啊,我一眼就看中了这个,你看,和泉君很像吧。”




羽风薰按着那只表情冷淡的灰猫玩具头,灰猫的脸被压扁了,感觉像重了十斤。


濑名泉一把抓过那只猫。




“好吧,随便的告诉你,现在日本时薪底限是八百块。”




离羽风薰送的灰猫玩具过期时间还有七分钟十秒。




便利店里买了矿泉水和牛奶咖啡。


两个人靠在便利店外面,蹲在地上,摆出小混混的造型,开始喝水和咖啡。


羽风薰还指了指便利店玻璃床上贴着的濑名泉海报,发出科科科的笑声。


濑名泉从双肩包里拿出撞着翻糖娃娃的盒子,对着羽风薰的脸压过去。




“……哇。”


“烦死了,真人好看就可以。”


“哎呀!我没有想说这个像丑娃啦!”


“你说了。”


“我没有,好了这个是什么,好像沾了奶油。”




羽风薰打开盒子,用手指划了划翻糖娃娃的腿,把芝士冻奶油划下来吃掉。


整个过程看的濑名泉后背一阵发凉。




“我的生日蛋糕,因为我没吃,我家的小孩子就把这个给我了。”


“所以泉君要给我吃吗?”


“反正我留着也是扔掉,不如归类吧。”


“我吃的,我吃的。”




羽风薰弯着眼睛,把那个小翻糖娃娃一口吃掉,嚼着模糊不清的说好甜,接着他灌了一口咖啡牛奶,抱怨两个都吃不出味道了。




濑名泉低头看着手表。


十二点了。零点了。


在过期之前羽风薰吃掉了他的蛋糕。




濑名泉将自己的矿泉水伸过去,和羽风薰的咖啡牛奶碰杯。




“生日快乐。”




羽风薰停了几秒,眯起颜色偏淡的眼睛笑。


他从濑名泉手上拿过矿泉水猛灌几口。




“还是好甜,谢谢。”




“你真麻烦。”










何千何亿中で君と会えたこと奇迹だって


こんあ近くにいる幸せ


君のために歌うよ




生まれたこと、出会えたこと


今そばにいれることありがとう


君のHAPPYBIRTHDAY


一年に一度の魔法特别な日






+FIN+



评论
热度(9)
  1. Tanuki様Malachit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