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nuki様

现在只想做一个高等游民。

【ES】氷上のダンス!第5~8话

愛してるぞ〜☆:

第五话


薰   :OK,和staff交涉就交给我吧,一定轻轻松松就搞定~♪


零   :没必要那么做了哟。


薰   :咦,朔间桑。刚刚不是因为轮到你了所以在里面拍摄么?已经结束了么?


零   :嗯,明明接下来该拍和薰君的合照了,


        可是汝却一溜烟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实在没有办法吾辈就来找你了。


薰   :抱歉~光顾着在这聊天了。可是我并没有忘记摄影的时间哟,真的真的♪


        朔间桑,你刚刚说没必要和staff交涉了?


        在找我的时候你已经听说了那件事了么?


零   :你是指的和knights合照的事情么?


        明明吾辈才是UNDEAD的队长,


        薰君却诱导月永君干了件好事,吾辈也没办法插嘴呢。


        还真是稀奇……说来,最近汝对工作的热情不错嘛。


        吾辈在想作为对你的奖励我就稍稍认真一点怎么样啊。


        我们两边都同意,staff也觉得再好不过,都不用交涉他们马上就同意了♪


泉   :那么哪边先开始拍摄?让你们先拍也行哟,


         毕竟要是在我们后面的话你们也会倍感压力吧。


薰   :真让人火大啊,因为自己经验比较多就摆出一副了不起的样子


         但我可不会轻易上钩哟。我只会乘上感觉刚刚好的浪潮呢♪


         朔间桑,我们在后面拍摄没问题吧。


         从人数上来说我们需要花费的时间更少,


         而且俗话说的好,重头戏总在最后嘛。


泉   :要是因为在后面拍摄才输了的话可别哭鼻子。


         我可是为了给你们留点胜算才这么说的,没想到你们会自寻死路呢。


薰   :啊嘞?说要彻底击败我们的不是瀬亲么?


         还特意为我们着想,瀬亲还真是蹭的累呢。


泉   :给我停一停!我可不想让薰君对我抱有什么奇怪的误会。


         总之对于工作我不会手下留情的……输了的时候可不要哭鼻子!


薰   :朔间桑,你做好哭鼻子的准备了么?


         喂~过来过来♪


零   :明明胜算满满汝在说些什么呀。吾辈只会因为凛月的事情哭……


         话说回来吾辈没看到凛月呢。


         听说凛月也会来这边工作,所以还把移动用的棺材借给他了。


         明明棺材在这里凛月却不在,这是怎么回事呢?


薰   :他和瀬亲他们在一起哟。


         他巧妙的躲避开了朔间桑的视线范围,所以你才看不到他呢。


零   :唔,还觉得他变得比以前更在意吾辈一些了,


         还是会躲开吾辈什么的真是让人伤感呢~


        「knights」的摄影结束之前吾辈就绕着冰场滑几圈把。


         也不能总是在夜晚活动,让身体这么僵硬下去,


         薰君也要注意要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哟。


薰   :我可不想被身为不健康生活范本的朔间桑这么说啊……


         嗯?小杏出来了。啊哈哈,爱上我了么?


         唔,一脸认真的跟我说不是这样的还真是让我心痛呢。


         不过算了,小杏对我冷淡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了。


         因为怕自己打扰到摄影的进程所以中途出来了啊。


         可是小杏也是裁判所以即使在里面也没关系哟。


         但是,仔细想来这可是绝好的机会呢。


         「knights」的成员都在里面摄影,朔间桑又在冰场上滑冰,


        现在是我和小杏二人独处的时光呢。


        你问我晃牙君他们怎么没来?果然还是在意的嘛。


        也是呢~我告诉了瀬亲可是还没告诉小杏。


        这次的工作邀请的是作为「UNDEAD」两枚看板的我和朔间桑哟。


        所以晃牙君和阿多尼斯君没有来参加。


        说到四个人一起的工作就是游园show还有……


        这么说起来,小杏,你还记得我们在游乐园的约定么?


        那时候我们不是约好,如果我在show上好好加油的话就和我约会的么


        啊~确实,show结束之后一起去游乐设施上玩了一下呢。


        可是当时也快闭园了,所以只一起坐了一下旋转木马。


        啊?小杏酱已经把约会的时间安排到那天的行程里了?


        不要说着抱歉啊什么的对我道歉哟。


        因为你已经好好践行和我的约定了呢。


        只是知道了这件事我就很开心呢。


 


 


第六话


泉   :烦死了~别在那里絮叨个没完快点进去摄影,staff在里面等着你呢。


薰   :瀬亲,就这么自然而然的插话进来呢~


         摄影辛苦了,还那么自信满满么~♪


泉   :哼,你以为你在对谁说话呢?


         当然非常完美。你可要为了让自己不哭鼻子拼尽全力呢,薰~君。


薰   :笑的还真是灿烂呢……刚要进入重要关头就来了个碍事儿鬼。


         还想着要教小杏滑冰,然后借机变得亲密起来呢。


泉   : 什么?小杏,你不会滑冰么?


         摄影已经结束了,还有一些时间。


         就让我来教你吧。不会让我困扰,你不用担心。


薰   :什么嘛,最近瀬亲对小杏很温柔嘛。


         是不是温柔在逐步升级啊真让人担心啊


         不要一直推我我会好好进去摄影的哟~


         之前不是说过了么,我最近有在认真工作呢。


         那么就把帅气的一面展现给小杏看吧。那么,我去了哟~♪


LEO:♪~♪~


司   :Leader?在冰上坐着的话身体会变冷会很糟糕哦。


        如果要作曲的话就请进屋里吧。你这样的话别的游客也会困扰哟。


LEO:啊哈哈哈!因为寒冷身体都变得僵硬了呢!


        但是脑子却转的特别快,灵感喷涌……


司   :啊!请不要在冰上乱敲乱画!我都说了很多遍了不要给其他游客造成困扰!


LEO:小朱,别说莫名其妙的话。


         这里只有我们吧!


         也就是说不会给别人造成困扰,可以尽情作曲!哇哈哈哈……


         啊切!


司   :现在不是即使打着喷嚏也埋头作曲的时候!


        如果在名曲诞生之前leader就倒下的话就本利全无了!


        既然有冰场的话,滑滑冰如何


        虽然凛月前辈好像因为受不了寒冷,已经缩在屋里了。


LEO:我也很怕冷啊,在这里给我召唤个被炉吧~


         把我从头到脚都包裹住这样我就可以永远告别寒冷了!


泉   :在这种地方不可能有被炉吧……


         滑冰的话身体会自然而然的暖和起来哟,所以别坐在那里了快站起来。


         司君,你会滑冰么?


         不会的话我来教你。


司   :会……不对,不会!


泉   :到底是会还是不会啊。


         滑的很好的样子,好像不是初学者。


司   :是!与其说初学者不如说有一些经验……


         啊……这么容易的就顺着问题把实话说出来了……


         想要效仿姐姐大人却犯了这么简单的错误,果然我还是不成熟呢……


         啊!?是谁在拍我的肩啊?吓我一跳!


         原来是姐姐大人,实在抱歉发出这么大的声音。


         既然姐姐大人从里面出来了,那么UNDEAD的摄影也结束了吧。


泉   :门老师说了接下来的事情他们处理就好,


         小杏就先出来了。


         本来UNDEAD的工作就是门老师介绍给他们的,


         所以小杏先出来也不奇怪吧。


岚   :啊……今天的门老师也如此美丽……♪


         没想到在这里能够遇到,拍摄的时候与门老师目光交汇感觉自己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虽然是十分开心的吓一跳,但如果摄影前能告诉我就好了


         好不容易大家聚在一起,却告诉我们要和UNDEAD进行一场看谁拍摄的更好的竞争


         不要老是搞这种事后报告好不好


         真的是让人太吃惊了


泉   :因为没有时间了所以没办法的吧。


         我可是一点都不想输给UNDEAD。


         我们的拍摄十分完美,那些家伙一点胜算都没有。


岚   :谁知道到底会怎样呢~在结果出来一切都不好说呢。


         UNDEAD中两枚看板的实力可不是闹着玩的哟。


泉   :我知道。比起那个我要教小杏滑冰,鸣君你们去那边滑去。


岚   :好的哟。


         小杏在站在那里好像怕打扰我们一样没有走过来呢。


         你看,她就站在入口那里。


泉   :明明进来就好了……是不是因为UNDEAD还没有出来所以她还在有所顾虑啊


         明明都跟她说了不用顾虑什么的


         好像是在有意和我们拉开距离呢。


司   :是么?可是感觉她对瀬名前辈很亲近的样子呢。


泉   :那不是是真正意义上的亲近。


         虽然如果她真的那样对我我会很开心,但其实她只是在摸索我的态度向我学习而已。


         感觉她只是因为不习惯被宠着所以变得有些迟钝吧。


         没关系,只要不断的重复这个过程她自然而然就会习惯这种感觉,


         在那之前还要更有耐心一些呢。


         小杏,到这里来。不要害怕,先站到冰上来。


         不错不错,小杏很有天赋嘛。站不稳也没关系,哥哥会好好接住你的♪


司   :……瀬名前辈,也不再隐藏对姐姐大人的好感了呢。


         被那么对待,果然是姐姐大人也无法拒绝了呢。


         我总是依赖着姐姐大人,却从来没想过去宠着姐姐大人


         这么说来,瀬名前辈总是对自己中意的对象过于执着,做出一些令人讨厌的举动呢。


         无论是被宠着,还是去宠别人,都非常难呢。


         对此我也十分失败,下次会更聪明一些的。


         瀬名前辈,虽然我刚刚说自己对滑冰有一些经验,


         但还是没有自信能和瀬名前辈滑的一样好。


         能请你也指导指导我么?


泉   :怎么了?难得的对我撒娇呢。嘛也好,不管一个人还是两个人都一样。


         让我一起照顾你们,记得感谢我哟。小杏,司……♪


 


第七话


泉   :就是这样,笔直的向前看!即使觉得害怕也不要看脚下。


        如果视线总是不自觉地看向那里的话,就把目光集中到我这里来吧。


        啊,不行,不要把视线移开!


        嗯,就这样慢慢的走到我身边来。


        如果你的脚不敢离开冰面,你就永远都学不会滑冰。


        先鼓起勇气向前迈出一步吧。


        很好很好,突破第一道难关了呢。接下来就学一下怎么自己在冰上顺畅的滑行吧。


        只要能抓住那个感觉就行了,总之干的不错呢。


司   :那个,瀬名前辈,我已经按照你说的绕着滑冰场滑了一圈了,接下来做什么好呢。


泉   :嗯~司君没什么需要指导的必要,滑的非常好嘛。


        非要说的话,你就在旁边指导小杏滑冰吧。


司   :让我来指导姐姐大人么?Fufu,总觉得会是让人倍感新奇的体验呢。


        姐姐大人不介意么?


        那么就失礼了,让我朱樱司全身全灵的来指导姐姐大人吧……♪


LEO:阿瀬、这边这边,我有话要说你过来一下。


泉   :什么事?


LEO:一脸不爽的样子呢。眉头都皱起来了哟~哇哈哈,看我帮你揉开!


泉   :喂,给我住手!你这家伙,是不是用手摸过冰了啊!


        手超~凉的。要是手长了冻疮怎么办,注意点啊你。


LEO:在关心我呢,阿瀬真温柔~只靠你的那份温暖我就能活下去呢♪


泉   :别说傻话快点说正经事儿。


        虽然已经拜托司君指导小杏了,可她勉强会滑的时候我还要一起照顾她们两个人,


        超~麻烦♪


LEO:你喜欢照顾人的血液在沸腾呢~说着好麻烦其实开心的不得了嘛


        就是关于Knights和UNDEAD在摄影竞争中哪边获胜了的事情。


        胜负刚刚揭晓了哟。


        结果就是因为不分高下,最后拍不拍合照由两队的队长决定。


        零说着“可以哟♪”很快就同意了,接下来就剩Knights这边的意见了。


        就是这么回事阿瀬,拍不拍合照就由你来决定了!


泉   :为什么是我?Knights的leader是国王大人你吧。只要你答应了,大家都没有意见。


LEO:不是说做事还要问行家么?我对杂志的卷首图也不太了解,


        问问那方面的行家不是最好么?


        作为模特阿瀬比阿鸣更有经验,阿鸣也说了只要阿瀬同意他也没意见。


        我也一样,只要是阿瀬的指示我就会遵从的。


        你们一直使用着我所铸造的武器在战斗的吧,


        即使出错也不会走火,我就是这样不明原由的相信着。


        我相信你的判断,所以来问问你想怎么办。


泉   :……把照片数据给我看看。想由我来决定的话,把照片的数据拿来我看看。


LEO:嗯,这边是UNDEAD,按一下横着的按钮就会切换成Knights。


泉   :……


        就像鸣君说的一样,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不得不承认。


        看了他们拍摄的照片,也不能再小看他们把他们当外行了。


LEO:那么,就决定和UNDEAD一起拍合照了?


泉  :也和薰君约定好了呢。虽然最后是平局,但他们拍出了连我也赞叹不已的照片,


        也不是说很讨厌这个结局。


        但是,我只是不能接受平局而已,其实是想分出个胜负来的呢。


        所以……就用合照来决胜负吧。


        些小的差距未免太过含糊,这次就让我用压倒性的优势让薰君向我说“我输了”♪


LEO:阿瀬还真是好胜呢!彰显出一种即使在战争中领地被掠夺,


        也势必会再次夺回来的架势呢!


        好,这是骑士与魔物的共同演出!任凭谁都无法想象的场景即将上演!


        哇哈哈,好像迸发出作曲的灵感了呢~♪


泉   :心情不错嘛,国王大人。嘛,能够遇到强硬的对手让我也不禁兴奋了起来呢~♪


        咦?小杏,司君呢?去确认朔间君的状况了……?


        明明不用管他就好了,因为他一定只是是找个好地方睡过去了吧。


        不过这么冷,会担心也是正常的。


薰   :小杏酱~瀬亲!


泉   :薰君……虽然这次打成了平手,但下次我绝对不会输的。


        果然结局不分胜负让人超级不爽呢。


        你们的实力我也大致了解了,接下来就剩战略了………♪


薰   :哇,还真好战呢……但是也好,这证明瀬亲也有些认可作为对手的我了吧。


泉   :谁知道呢……虽然照片拍的不赖,但我可没说你已经拥有了足够当我对手的实力。


薰   :咦,怎么回事嘛?瀬亲,刚刚还说打了个平手现在又不承认了?


泉   :可别把我和最近才开始有了干劲儿的薰君相提并论、


         只是因为这次偶然的登上杂志卷头就认为能够和专业的我比肩什么的,你还太嫩了。


薰   :啊哈哈,真严格呢~


         让小杏看到了我和瀬亲针锋相对的样子再去追求小杏什么的已经不太可能了吧


         那么我有一句话想说,合照的途中请不要离开注视我到最后,能和我约定么?


         嗯嗯,约好了哟。拉钩~♪


 


 


第八话


泉   :又~没能好好比出个结果来!两个人都魅力十足不遑多让哦什么的,才不是想听到这种话呢!


        明明是在问我和薰君到底谁的摄影拍得更好,用这种暧昧的回答来含糊应付,真是火大啊。


薰   :嗯~就算这样,濑亲那边不是更胜一筹么。到底有什么不满呢?


泉   :明明是想让薰君说出认输的,想要压倒性的胜利而不是险胜的,这些都没实现所以很不爽!


        不要让我自己说出这种话来啊!?


薰   :并没有要让你这么说的意思哦,抱歉哦?


        但是嘛,staff也很高(印刷)册数会很令人期待,也好好享受了滑冰,结果不是完事OK嘛。


        UNDEAD和Knights的共同摄影什么的很珍贵呢~应该可以期待一个相当不错的销售量哦?


泉   :干什么,小杏,笑眯眯的。工作很顺利所以很开心吗?


        啊嗯,虽然有预料之外的事态,但总体上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我们的工作顺利了就意味着,对你的评价也会提高对吧。能被认同实力我也能得意洋洋咯?


        也不亏我奉陪了这简单的挑衅了。


司   :原来濑名前辈有意识到那是挑衅呢。我不是很明白尽管如此还是接受了挑衅的理由呢。


        fumu,所谓的找上门来的挑衅就尽管奉陪吗?


泉   :也有这个意思。薰君也像是想要向我证明他不是玩玩的,就陪他一次也不是不行。


        ……而且王的干劲也被激发出来了。


        为了共同摄影Knights和UNDEAD变成了相互竞争的情势,王的情绪也异样高涨了起来。


        因此摄影也很顺利。也感受到了像是live对决时一样的紧迫感,战斗中的王才会发挥真正的本领。


司   :原来如此,预见到了这些所以濑名前辈接受了挑衅对吧!


泉   :(小声)嗯~……司君,把声音压低点。不是很想被薰君听见啦。


司   :(小声)啊,好的。这样应该听不见吧?


泉   :(小声)虽然可能想说我是了解这些才这么做的,但是要先说一声(这样)像是抢别人的功劳似的我可不喜欢哦。


        (小声)大概薰君也是知道我会接受这个挑衅,所以故意提出的对决。


        (小声)就算跟他本人这么说他估计也只会说“我才没有考虑到那么深远的事呢”来糊弄过去,这点就不要告诉他了哦。


        (小声)那家伙,一点都不坦率呢。因为擅长察言观色,他很容易就能把对手带入自己的步调呢。


        (小声)也因为这样,基本不怎么提起自己的事情。


        (小声)看着距离很近,真正的隔阂却跨越不了。虽然(我们)既不是朋友也不是什么别的,我也没有想要跨越过啦。


司   :(小声)fumu,这么说着都对羽风前辈的事这么了解了,已经能算得上是朋友了哦。


        (小声)Leader也是这样的吧……


        啊咧?刚刚Leader还在边上的,怎么突然就消失了?


        难道又迷路了么。真是的,真是让人头疼的Leader啊?


岚   :司酱,我也来帮忙找吧。俗话说人多力量大对吧?


        说不定王可能会回来,泉酱你们就在这里等可以吗?


        不要想逃出田径部的我的手中哦,王……~


薰   :呐,濑亲,在跟司君偷偷说着悄悄话吧,说了些什么呢?


        总~觉得背上痒痒的,感觉说了好多我的坏话吧~


泉   :在这种奇怪的点上很敏锐呢,薰君。


        嘛,差不多也是解散的时间了。不用连小杏也一起跟着等哦。我和睡间就……睡间也不见了喂。


薰   :刚才,看到了想跟他一起回家的朔间桑在追着他跑哦~?


        嗯嗯,杏酱要回家的话,女孩子一个人回家怕有危险呢,由我来护送你到家吧~


泉   :让你来送才是危险吧……要是有自行车的话来回也不费什么时间了,不巧的是今天没骑来。


薰   :自行车么。濑亲的车,很酷哦?


泉   :干嘛,说好话讨好然后趁机送小杏的打算哦?才不会这么简单就让你得逞呢


薰  :诶~什么时候濑亲成了杏酱的监护人了?


        要由杏酱来做决定的吧。呐,杏酱,愿意让我来送你的对吧……~


泉   :小杏,你不会说比起我来更愿意让薰君来送这样的话对吧?


薰   :喂,杏酱这不都在困扰了嘛。


        这样的话不如赌上由谁来送再来进行一场比赛吧?


泉   :哼,有意思。今天就奉陪到底好了……~



评论
热度(141)